上海天梯书屋有限公司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爱是一种选择 联系客服

原价
¥22.00
销售价
20.20
此商品积分最高可抵现 0.02
  • 累计销量12
  • 浏览次数1020
  • 累计评论0

商品卖光了

书籍参数
ISBN 作者 出版社 出版日期 开本/介质 页数/字数 印次/印张
7501952841 【美】 汉姆菲特、米勒、米尔 轻工业出版社 2006-1-1 16
商品细节


本书特点:

 所有的人其实都有某种程度的“拖累症”心理——我们天性就有母爱的空虚、父爱的空虚和上帝之爱的空虚,这种空虚带来了一种有害、不满、没有建设性的不健康关系,也就是“拖累症”。


 拖累症使基督徒舍己服务他人的精神被曲解——“帮助他人”变成“只能帮助他人,不能帮助自己。”“舍己”变成“必须放弃一切(甚至正当合理)的自我需求。”其实《圣经》让我们看到,即使主耶稣也有离开人群独自一人上山祷告的时候。当耶稣在世上以人子的身份服事人群的时候,他知道在满足他人的需要之前,自己的需要先要被满足,我们也一样。


 本书整合圣经原则和心理辅导的实务,帮助你认识拖累症的表现、成因、运作方式及其危害性,最后会带你经历从拖累症中得康复的十个阶段。


读者群:有原生家庭问题的父母及子女、丈夫及妻子、恋人们和心理自助者


作者简介

汉姆菲特博士(Dr. Robert Hemfelt, Ed.D.),心理学家,擅长治疗“药物依赖”,“拖累症”,“强迫行为”等。加入米勒-米尔诊所之前,是一家世界财富五百强企业的心理咨询顾问,也担任德州心理科学研究院的临床治疗主任。
米勒博士(Dr. Frank Minirth)在全美精神病学和神经学委员会服务,他毕业于阿肯色州立大学、阿肯色医学院和达拉斯神学院。他现在是位于德州的米勒诊所的总裁。他与人合作出版的书籍超过30本。
米尔博士(Dr. Paul Meier)是精神病医生,闻名全美的米尔诊所的创办人,著名的广播节目“米尔心理诊所”的主持人之一。他也是一位畅销书作者,与人合作出版过超过60本书籍,包括《快乐是一种选择》,《情绪波动》,《爱的饥渴》等。

目录

第一部分 什么是拖累症 /1
第一章 发现拖累症 /2
第二章 拖累症的特征/8

第二部分 拖累症的起因 /19
第三章 空空的储爱槽 /20
第四章 失落的童年 /33
第五章 反复的强迫行为 /45

第三部分 拖累症延续的因素 /55
第六章 沉溺的滚雪球效应 /56
第七章 否认 /69
第八章 愤怒 /77

第四部分 拖累症者的人际关系 /83
第九章 拖累症者的家庭和爱情 /84
第十章 拖累症式的人际关系 /93
第十一章 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 /105
第十二章 人们扮演的角色 /113

第五部分 迈向康复的十个阶段 /127
第十三章 审视你的人际关系 /128
第十四章 打破沉溺循环 /138
第十五章 离开家,说“再见”/145
第十六章 为过去悲伤 /154
第十七章 从一个全新的角度看自己 /172
第十八章 新经验与新父母 /179
第十九章 对自己和他人负责/维修和保养 /187

试读

《爱是一种选择》精彩节录

拖累症式的人际关系
“你使我爱上你,我并不想这么做,我无意这么做,是你让我忧郁,我一直以为你知道……你使我幸福,你使我快乐,但亲爱的,你也让我伤心……给我!给我!给我渴望的东西。你知道你的吻让我甘心为你死,你知道是你使我爱上你!”
“你是我的阳光,我惟一的阳光。当天空灰暗时,你使我快乐……请别把我的阳光带走。”
“我只想爱你……”
“你是我的一切……”
以上是部分流行音乐的歌词。如果法律规定不许为拖累症式的爱情关系推波助澜,那么大部分流行音乐都要被禁止,许多电影、小说、书籍也一样。
拖累症式的爱情和人际关系与健康的爱情和人际关系到底有什么不同?健康与沉溺之间的界限到底在哪里?我们举出十项对比来帮助你分析、解答这一问题。
请谨记在心,就像无法对拖累症的定义一刀切一样,我们下面列举的这些特性也不能一刀切,它们是程度的问题不是对错的问题。拖累症式的人际关系与健康的人际关系这中间的分别并不是“非此即彼”的模式。当你用这些标准衡量自己的人际关系时,希望你这样来思考:“哪一边是我比较靠近的?我更像第一种,那种不健康的关系,还是第二种,那种带来内心平安、快乐、生命成长的健康关系?”

一、 强迫/选择

强迫
托维尔和迪安,是顶尖的花式溜冰搭档。表演一开始,他们迅速滑向中场,两人的手臂、腿和颈部,一次又一次地结合、分开,再结合,再分开,形如一体。突然,他们完全分开,以时间和动作上完美的把握,两人以螺旋状旋转外滑,然后又汇合在一起,仿佛一个固不可分的整体。
你们能想象,当托维尔和迪安两人的腰部紧紧贴在一起时,他们该如何表演吗?没有旋转,没有分离,没有高难度的特技动作,鼻子碰鼻子可能是惟一的表演动作了。即使最普通的优雅动作,也需要大幅度的伸展空间来完成。如果只追求结合,那么所有复杂的舞蹈动作、流畅的变换姿势都要不见了。当两个表演者的身体没办法分开或变换位置时,表演注定是了无生趣。
拖累症者的人际关系中有一种特质,可以称之为“强烈的”或者“被迫的”。它的本质就是无法抗拒的强迫/沉溺行为。他们之间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隐形绳索捆绑在一起,其中一个人最轻微的举动都会引起另一个人的强烈反应。他们在关系中的位置是僵硬的,每一人想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想法都要事先审慎地评估对方可能有的反应。
“别提这件事了——她会不高兴的。”“不能承认我受伤了——他只会取笑我。”“如果我表现出我真实的感觉,别人会认为我们的关系不够完美。”“我不敢做什么,因为我怕他会有不好的反应”。
选择
健康的人际关系中的“选择”可就大不相同了!欲望在那儿,但不是强烈到非要不可。爱,不论是对配偶、孩子、父母或是朋友,是一种选择,是自由的决定。
“我会做最有益于我们关系的决定。如果他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可以沟通。”对“宝贝,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的直接反应是“不,没有你,我仍然会活下去。现在我深爱着你,如果不幸的事真的发生了,我要选择坚强地活下去。”这种可以“选择”的自由使他们的关系更丰富,更美好。
爱是一种选择。

七、 股市症候群/稳定的自我价值

股市症候群
“股市今天闭市。分析家怪罪于通货膨胀引起的恐慌。”
“股市在利好的消息下狂飙……”
“我和你的心情晴雨表绑在一起,你心情好,我就心情好;你心情差,我也跟着心情差。因为感觉到你的不快乐,所以我也变得不快乐。不管是真的问题,还是不实的传言,都会搞得我心绪不宁。”
这就是股市症候群。我们经常看到,拖累症者与周围的人的生活、命运紧紧绑在一起。一旦他身边的人今天过得不好,那他也会很糟。他从不能主动地改变环境,只能被动地做出反应。这种被动的反应其实比主动地改变还要累,因为你必须适应另外一个人一时兴起的各种念头,你必须小心翼翼地研究征兆,一刻也不能放松。最糟糕的是,由于被动者不能主动影响对方,因此他对自己的情绪也失去控制,使他产生除了巨大的挫折感外,还有紧张和焦虑。
稳定的自我价值
在健康的人际关系中,不是不如拖累症者对对方那么在意,也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感觉迟钝。只是,你的生活不会被对方完全占据和左右,你的快乐和满足不完全取决于对方是否快乐和满足。因此你提供给对方的支持、鼓励才更加有力,因为你不必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而被迫回应他的行为。维持健康的互相依赖又独立的关系,关键就在于拥有良好的自我形象:那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自信。

十、 遗弃恐惧症/上帝的信心、基督徒团契

遗弃恐惧症
乔逃避家庭和抚养孩子的责任成为汽车迷,这是一种遗弃。一个母亲厌倦单调劳苦的家务工作离家出走,在300公里以外的地方租公寓找工作,这是遗弃。玛丽觉得她与拉尔夫的交往太频繁了,使她有种窒息的感觉,因此决定把每晚的约会改为一星期一次,这不是遗弃。但拉尔夫不这样认为,他觉得玛丽遗弃了他。拉尔夫有严重的拖累症问题。
退后一步让彼此有呼吸的自由和空间,对于有严重拖累症问题的人来说,就等于遗弃。他们不允许他们之间有任何空隙,对他们来说那就意味着遗弃,甚至死亡。拖累症者内心深处的那股暗流不停地警告他:如果你被遗弃,你就会失去太多太多的东西,你就会衰亡。罗宾•诺伍对此曾这样叙述:“因为害怕被遗弃,你就会不择手段地想维持这种关系,想尽办法不让它终止。”
女人的表达方式也许更直接——“我如此地害怕失去他!”其实害怕被遗弃的感觉也同样困绕男人的心头。一天,罗伯•赫尔姆来到我们办公室。他身材高大、健硕,是个完美主义者。每天他都会用最新的健身器材来保持他的体型,他应该是一个理想的温柔的巨人。但遗憾的是他一点儿都不温柔。他来找我们是因为他对妻子施暴。
当时是星期四,他向我们描述他们之间那冲突不断的婚姻。“我现在了解到我们的婚姻根本走不下去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感觉到了。我可以了解为何埃德娜说她再也受不了,我也受不了了,现在是该结束的时候。”
星期五,埃德娜搬出去住。“我想离开一下,让自己清醒清醒,”她说:“我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
星期六早上,罗伯跟我们打电话,他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很难想象一个外表这么强悍的男人在面对分居时竟然如此脆弱。因为简单地说,他觉得被抛弃了。
悲哀的是就连拉尔夫和埃德娜寻求医治辅导的方式都是拖累症式的。本来他们应该要问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让我们的关系回复到健康的状态?”然而,相反他们却希望治疗人员也加入他们拖累症的夸张舞蹈中,帮助他们继续维持不健康的拖累症关系。他们有一个没说出口的讯息:不管你要我们做什么,就是别叫我们直面问题的本质。他们现在还不想重新建立健康的关系,因为这样他们就必须改变,而改变一开始是痛苦的。他们想要的只是请治疗人员用强力胶把他们之间摇摆不定的关系稳定一下。
对上帝的信心、基督徒团契
与恐惧遗弃相反的,当然就是信任。对于基督徒来说,这种信任来源于对上帝的信心。上帝是我们可以完全依靠和信任的,因为他在《圣经》上应许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也不会撇下你。”我们可以对上帝完全放心。
不但如此,我们对其他人也要有某种程度的信任感。但要怎么做呢?
我们最需要信任的人,首先应该包括父母与配偶,接下来就是一些外围的人际关系。
“信任?!”诊所里的患者哀叹道:“你知不知道我的配偶(或父母)对我做过些什么?我怎么能在发生了这些事后再信任他(们)呢?”
我们的回答则是:“尝试用一些间接的方法慢慢地重新建立信任感。你相信上帝吗?相信的话就依靠他来帮助你重建与其他人的信任关系吧。告诉自己你可以信任他们,必要的话也可以参加一个支持团体。给自己和对方一些时间,努力在你最亲近的人身上重拾信任。”
不过,拖累症者往往因为沉溺的关系,对对方的感受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全盘否定。即使这样建议他们,他们还是会说:“你不懂的。我必须先要知道他能不能让我信任!”
信任,就像声誉一样,毁坏容易重建难。对于受缚于拖累症的人来说,重拾信任更是难上加难。
拖累症最常发生在婚姻中。不管你现在是已婚还是未婚都应该知道,婚姻中的这些问题是源自于何处以及该如何消除。

动态评分

0.0

没有评分数据
没有评论数据
在线客服 ×
用户中心
我的足迹
我的收藏

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您可以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物流信息

×
...
展开 收缩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