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天梯书屋有限公司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现代信仰的诞生:从中世纪到启蒙运动的信仰与判断 联系客服

原价
¥79.00
销售价
72.70
  • 累计销量0
  • 浏览次数903
  • 累计评论0
首页
书籍参数
ISBN 作者 出版社 出版日期 开本/介质 页数/字数 印次/印张
商品细节

这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追溯了从中世纪到启蒙运动西方基督教信仰的发展历程。 作者不关注信仰的内容,而是从根本上思考人们对信仰本身的态度。Shagan先向我们解释了宗教信仰如何在中世纪欧洲备受推崇,被当作是一种与判断、思考、感知截然不同的精神力量。然而随着新教革命的爆发,人们开始讨论宗教信仰与知识的关系,以及它与物质层面上认识方式的区别。《现代信仰的诞生》一书,充满启发性地回答了这些问题,向我们展示了宗教信仰如何以一种自相矛盾的态度,与科学、社会一同成为理解现代世界的重要方式。


编辑推荐

《现代信仰的诞生》极为出色地阐述了信仰如何在现代世界中占据如此矛盾的位置,它牺牲了宗教曾经享有的独特地位,进而成为我们表达对科学、社会和神圣事物的判断的基本范畴。这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追溯了基督教西方从中世纪到启蒙运动的信仰史,抢先发售揭示了一种独特的现代信仰范畴是如何形成的。伊桑·沙甘关注的不是人的具体信仰,而是人们认为信仰是什么这一更基本的问题。沙甘向我们展示了宗教信仰在中世纪的欧洲是如何享有特殊威望的,这使得宗教信仰有别于判断、见解和感官证明。但随着新教改革的兴起,宗教信仰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知识——以及它与更世俗的认知方式之间有怎样的关系——这个问题被迫公开化了。当敌对的教会为这个答案而战时,每个人都声称信仰是他们的财产,坚称他们的对手是不信者。沙甘对现代信仰是宗教改革的产物这一普遍观念提出了挑战,他表明现代信仰既是对路德和加尔文的反抗,也是对特伦特宗教大会的反抗。他描述了异见者如何将宗教信仰视为需要通过个人判断、论证和争辩来证明的东西。


目录

序言与致谢
导论
章 中世纪的各种信仰
第二章 宗教信仰改革
第三章 不信者的产生
第四章 信仰的难以承受之重
第五章 现代信仰诞生的阵痛
第六章 启蒙的信仰
第七章 人之信仰
结语
缩略语
注释
参考文献
索引

试读

   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曾把历史学家比作聋人,他们总是回答没有人问过的问题。这很好地描述了写作此书时的感受。人们经常问我关于宗教信仰的问题,但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关于信仰本身的历史,我有时向同事们谈起这个话题,他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为消除他们的困惑,我试图将我的写作项目描述为“沙宾的宗教书籍”:就是说,像史蒂芬·沙宾(Steven Shapin)的名著《真理的社会史》(A So History of Truth),但以宗教信仰而不是科学知识为重心。但说到底,这只是部分准确,一方面是因为我无法达到如此高的标准,另一方面是因为沙宾的书像激光一样专注于某个特定的时期,而我在几个世纪的范围内来追踪我所认为的一种特殊的现代信心的根源。因此,我写一部现代信仰史的努力(至少一定程度上是这样,而且也出于对前辈应有的尊重),就是要创建一个主题。如果托尔斯泰笔下的历史学家不是聋人,而是坚持认为人们没有向他提出正确的问题,那么他是否多少有些可怜呢?    我的许多导师中有两位给了我灵感做这种很好愚蠢的尝试:泰德·拉布(Ted Rabb)和已故的劳伦斯·斯通(Lawrence Stone)。我稍微犹豫地承认了斯通的影响,因为他经常被指责超出了自己的专业领域。在那篇至今仍是尖刻的学术评论中,爱德华·汤普森(Edward Thompson)写道:“其他历史学家可能会花上数周时间来掩盖他们自己敏感的无知领域,斯通则喊着‘不知道’,然后愉快地走进这些领域。”我跟随斯通进入这些敏感领域的理由是,尽管我试图掩饰自己的靠前无知,但不可避免地收效甚微,然而我仍然相信,互相学习的真正意义是能够写关于树林,而不是关于树木的书。拉布的影响不那么令人担忧,而且更实际。在他的里程碑式著作《近代欧洲为稳定而进行的斗争》(TheStruggleforStabilityinEarlyModernEurope)中,他解释说,这个时代可以被定义为一场认识论非常不错的危机,政治、经济、艺术和宗教方面的辩论都归结为这个根本问题:“人还能依靠什么呢?”作为导师,他给我的印象是,早期现代性(earlymodernity)是欧洲历目前迷人的时代,因为它是过去与现在之间的一个认知分水岭。如果说本书对我们理解那个划时代的转变有什么贡献的话,那就是因为他的影响。    但这些都是我早期的灵感来源;更确切地说,我要感谢伯克利和其他地方的许多学者,他们帮助我理解了这个庞大而杂乱的主题。到目前为止,我优选的知识债务是欠乔纳森·希恩(JonathanSheehan)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和他打算一起写这本书;几年来,在每天早上喝咖啡的时候,我们互相交流想法,加深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我深感遗憾的是,在另一次合作之后,他感到有必要走自己的路。但在这本书里到处可见他留下的痕迹。如果这本书由他和我一起写,就会是一本很好不同的书,而且会好得多,但无论如何,有他的影响会更好。我怀着深深的感激之情把这本书献给他。    我也很幸运,在伯克利有一个活跃的学者社区,他们一直在关注类似的课题。芭芭拉·夏皮罗(BarbaraShapiro)、维姬·卡恩(VickyKahn)和艾伯特·阿斯科利(AlbertAscoli),都从不同的学科角度写过关于信心/信仰的历史,我从与他们的交谈中受益匪浅。特别是2012年,我和艾伯特共同举办了一个名为“信仰问题:中世纪和近代欧洲的信仰及承诺”的合作研究研讨会,由汤森人文中心慷慨资助。研讨会期间,学生和教师组成的跨学科社群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讨论。我很好感谢与会者,特别是那些提出十分新颖和令人信服的见解的学生。之后的2013年,在前述讨论的基础上,我们召开了一个大型靠前会议,我要感谢与会者,从他们的发言和参与中所获甚多:艾伯特·阿斯科利、罗娜·休斯顿(LornaHuston)、克雷格·穆德鲁(CraigMuldrew)、沃尔特·斯蒂芬(WalterStephen)、乔安娜·皮乔托(JoannaPicciotto)、爱德华·穆尔(EdwardMuir)、亚历克斯·杜比莱(AlexDubilet)、罗伯特·哈金斯(RobertHarkins)、杰斯·赫德曼(JessHerdman)、莉莉·卢夫布鲁(LiliLoofbourow)、史蒂文·贾斯蒂斯(StevenJustice)、尼·拉尔吉耶(NiklausLargier)、尼克·波普尔(NickPopper)、乔凡娜·西瑟拉尼(GiovannaCeserani)、简·泰勒斯(JaneTylus)、迪戈·皮里洛(DiegoPirillo)、克莱尔·麦西肯(ClaireMcEachern)、大卫·马尔诺(DavidMarno)及乔纳森·希恩。    乔纳森·希恩、卡拉·赫斯(CarlaHesse)、汤姆·拉奎尔(TomLaqueur)、马克·彼得森(MarkPeterson)、亚历克·莱利(AlecRyrie)、维姬·卡恩、史蒂夫·贾斯蒂斯(SteveJustice)、伊德·缪尔(EdMuir)、布鲁斯·戈登(BruceGordon)、肯奇·胡克斯特拉(KinchHoekstra)、苏珊娜·埃尔姆(SusannaElm)、杰夫·科齐奥尔(GeoffKoziol)以及托尼·格拉夫顿(TonyGrafton)读过全书书稿或个别章节。我很好感谢他们所有人,感谢他们的评论,也感谢他们耐心读完有时很好粗糙的原稿。我也从与

动态评分

0.0

没有评分数据
没有评论数据
在线客服 ×
用户中心
我的足迹
我的收藏

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您可以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物流信息

×
...
展开 收缩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