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天梯书屋有限公司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重建范型:21世纪科学与信仰Rebuilding the Matrix: Science and Faith in th 联系客服

原价
¥62.00
销售价
57.00
此商品积分最高可抵现 0.057
  • 累计销量4
  • 浏览次数1352
  • 累计评论0
首页
书籍参数
ISBN 作者 出版社 出版日期 开本/介质 页数/字数 印次/印张
9787208122079 【英】丹尼斯·亚历山大Denis Alexander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4-5 16
商品细节

探究科学与信仰互动关系的绝佳概览

建立基督徒科学观的入门之作

【内容简介】

人们常常把科学与信仰对立起来,视二者为水火不容,在中国情况尤其如此。本书考察了许多社会学家、科学史家、哲学家、科学家以及神学家的观点,为我们概述了科学与信仰互动的不同方式,并探讨了诸多信仰与科学关系的重要议题。作者为科学提出了一个有神论的范型,发人深思。

作者简介

亚历山大(Denis Alexander),英国科学家,巴布拉罕研究院(The Babraham Institute)分子免疫学项目主席,圣埃德蒙学院院士。《科学与基督教信仰》期刊主编,英国基督徒科学家协会理事。

目录

致谢
引言
第一章:我们为什么相信我们确实相信的?
我们对于科学与信仰的信念来自何处?
第二章:科学与野蛮人
历史上的例子—在意识形态方面使用科学来支持种族主义
第三章:上帝的葬礼、科学的胜利?
科学、信仰与世俗化
第四章:通向祛魅的桥梁
现代科学的根源(1)——从希腊人到科学革命
第五章:亚里士多德的幽灵
现代科学的根源(2)——有关科学与信仰的一些早期争辩
第六章:哈勃的警告
现代科学的根源(3)——支持冲突意识形态的科学
第七章:战争商人
现代科学的根源(4)——达尔文、进化与维多利亚时代的冲突理论
第八章:重织彩虹
科学知识与宗教知识
第九章:总部之夜
创造与进化
第十章:狐狸和刺猬
进化论是否有任何宗教含意?
第十一章:决心去爱?
对进化自然主义的批判
第十二章:无限空间之王?
上帝与新宇宙论
第十三章:不可能的事件
对于古代和现代神迹的批判性审视
第十四章:具有人类面貌的科学
有神论框架内的科学人性化
尾注
姓名索引
主题索引

试读

引言
   科学事业充斥着专门领域的专家,但是极其缺乏具有整体世界观的人士。这种情况只能阻碍进步,威胁对研究的政治和财政支持。
——《自然评论》(Nature Commentary),1997年8月14日, 619页
   现代西方社会对于科学的态度深为矛盾。一方面,科学被赋予夸大的期待和过高的希望。我们幻想着一个高技术的宇宙,通过控制其能力来达到我们自己的目的。另一种极端是,竭力反科学的说教把科学视为我们现在所有痛苦的根源。科学家们被视为危险的好事者,尽力揭示最好不被打扰的自然的秘密,并且当他们探究人类基因组序列、揭示维持宇宙整体性的根本力量的时候充当上帝。
   预计将于21世纪出现的科学的迅速进步,特别是生物科学的进步,必将给我们对于人类身份和价值的观念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科学的进步不断提出科学本身无力解决的问题。在面对日益揭示我们自己的生物结构的科学学科,例如神经科学和新遗传学时,如果我们要维持人类的公正、尊严和价值,我们就需要利用我们能够得到的所有资源。正因为如此,现在科学基金中的很大比例常规性地提供给伦理学家、哲学家和神学家,用以解决科学进步提出的日益紧迫的道德和伦理问题。如果没有公众的认真理解、讨论和辩论,就会出现一种真正的危险,即科学对于很多人来说将继续是威胁性的、非人性的。
   在这种情况下,在大众文化,甚至在科学群体的一部分人中,科学经常被人们与对于宗教信仰的敌意相联系,这是令人遗憾的事。在充满乐观主义光芒的19世纪末期,很多人认为,随着科学和教育的普及,宗教信仰将会自动衰亡。一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我们知道这种预期是错误的。不论是福是祸,宗教信仰继续对于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具有突出的影响力:21世纪初,87%的人认为自己是“一种宗教的一部分”。1 虽然在世界上一些技术先进的地区,例如欧洲, 20世纪末期对于建制宗教(institutional religion)的信奉有所下降,而在不论依何标准都在科学方面领先于世界的美国,发生了相反的情况,宗教走向繁荣。所有证据都显示,科学和宗教将长期伴随着我们。然而,少部分表示反对的科学家坚持把科学用作攻击宗教信仰的武器。而与此同时,另一极端是,创造论者发起了禁止在美国学校讲授进化论的轰轰烈烈的运动。结果出现科学与宗教的不必要的两极化。由于媒体对于极端立场的关注,更多温和的声音常常被淹没。
   本书试图从一个职业科学家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他厌倦极端主义者的言辞,并希望展现沉默的大多数科学家的观点。虽然他们在职业生活方面的压力几乎不允许他们花时间辩论,但是他们也愿意与这些极端观点划清界限。
   虽然我自己对于生物学的倾向将很明显,但是我试图写作涵盖广泛论题之主题的多学科综述。市场上似乎有很多侧重于此辩论的特定方面的非常专业的著作,但是,没有很多书能够为一般读者提供全面概述。我深深意识到欧文•施勒丁格(Erwin Schrödinger,1887—1961)在其1944年的著作《生命是什么》(What is Life)的序言中所作的道歉:“科学家首先应该对于一些学科具有完备、全面的知识,因此,人们通常不期待他写不在行的任何论题。”2 对于非专家来说,涉及到很多不同学科是一件危险的事,我提前为那些被提炼为惊人浓缩概要的专业化领域道歉。本书利用了社会学家、科学历史学家、哲学家、科学家以及神学家的资源,因此,广泛的涉猎不可避免地偶尔歪曲了整体。然而,我希望为那些渴望继续更详细地研究个别论题、并得到更详细观点的人提供充分参考。为了避免文本中的引用过多,我在一些章节中把引用集合成参考文献组,作为某一特定节的依据。
   我大体上允许那些敌视宗教信仰的人设定话题,本书并不假设其读者有特别的宗教信仰,也不需要有专业的科学背景。最大篇幅讨论的是诸如进化和进化心理学(社会学)等经常被认为对于信仰极为不利的论题。我自己从基督教的角度来写作,因为基督教是我最为熟悉的宗教,也是自从17世纪以来现代科学出现中涉及最多的宗教。我并没有试图把世界的其他宗教信仰纳入讨论之中。否则,本书的篇幅将成倍扩展。然而,我职业生涯中的15年用于在中东讲学并作科学研究(人类遗传学方面),因此深切意识到伊斯兰学者对于科学历史的重要贡献。实际上,最初几章的初稿是在西贝鲁特(West Beirut)写成的,黎巴嫩内战的严酷保证了很多晚上我在家中度过,使我有时间写作。我在文本中提及这充满暴力的环境,因为这是有用的例子。这些是本书最初几节讨论的过去的进化论背景的遗留问题。
   我希望多数章节被当作独立文章来读,以便人们能够根据喜好来浏览这些论题。然而,有一条统一的论证线索贯穿全书,其最好的概括就是把解决每一章问题的某种观点进行概括。
   第一章叙述背景,提出我们如何采用了思考科学、信仰以及相互关系的总体范式。
   第二章生动展示了19世纪(这时种族主义被纳入科学世界观)以来的例子,说明科学可能由于意识形态的目的而被误用。
   第三章继续探讨是否科学对于社会有世俗化的影响,并思考科学与宗教有“冲突”这种流行观点。
   接下来的四章继续深入历史,确定科学与宗教相冲突的观念来自何处。
   第四章将现代科学的出现追溯到希腊自然哲学,特别着重于犹太—基督教世界观如何促进了在获得科学知识方面的经验主义和功利主义观点的形成。
   第五章讨论宗教与科学之间的一些早期张力,例如:伽利略与教会、新教徒对哥白尼之假定的敌意、圣经的作用、早期现代科学家强调对于事物的机械论解释。
   第六章列举科学的成功如何导致科学在1700年后日益支持矛盾的意识形态,法国启蒙思想家、英国的不从国教派和早期的地理争议就是一些形成鲜明对照的例证。
   第七章研究达尔文的生活,介绍他的进化论及其激起的多种不同反应。然后探讨科学与宗教冲突的观念。这种观念至少在英国,不像通常认为的那样是由于这一突破性的理论造成的,而是19世纪后半叶出现的科学职业化的副产品。
   本书考察了影响数世纪的科学—信仰互动的社会学和历史因素以后,其余部分转向当代,提出人类兴趣和经验这两个领域之间的那种关系适合于21世纪。这立即把我们带到问题的核心:科学和宗教认识的本质及其相互关联的方式,这是第八章的主题。
   第九章的主题是创造和进化,阐述科学解决的问题类型与宗教解决的问题类型之间的重要区别。本章的论点对于创造论者和认为进化论是促进特定意识形态的工具的人都不是慰藉。
   第十章更加详细地论述这些主题,思考进化被认为有宗教意义的一些原因。对于诸如偶然性的作用、生命的起源、“弱肉强食的自然”(nature red in tooth and claw)的概念都有所论述,但是,本章的结论是,进化的生物理论在本质上缺乏任何宗教意义。
    第十一章进一步批判性地评价进化主题:这种观点认为,基于进化心理学(社会生物学)的论证,道德能够从生物学推断出来。
    第十二章着重说明,在多大程度上,对于上帝的认识能够从宇宙的物质结构中推导出来,根据是对于“人择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的正反方面的观点,特别是这原则与物理学和宇宙论以及多宇宙问题相关的观点。
    第十三章重新考察科学—信仰争论中一直令人烦恼的问题:神迹,并且根据最近对于科学知识本质的理解分析大卫•休谟著名的反神迹论断。
    最后,第十四章详细说明为什么“重建范型”(rebuilding the matrix),即恢复产生现代科学的有神论范式,比其他范式更有可能产生真正人性化的科学。
   一些定义也许有用。“科学”(science)一词难以定义,这一点众所周知。该词源于拉丁文scientia,意思是“知识”,在中世纪融入英语。那时该词与“知识”(knowledge)是同义词,然而,不久就开始指准确而系统化的知识体系。(P11)
   我在本书使用该词特指现代科学,即由理论化、观察以及后来被称为“经验主义方法”(empirical method)的通过实验进行检验组成的强大组合。这从17世纪开始在欧洲出现,最终在19世纪产生被称为“科学家”(scientists)的职业阶层。在现代意义上的“科学”一词仅仅在19世纪才普遍使用,即使那时也在很多年中与“自然哲学”(natural philosophy)这一术语是同义词,“自然哲学家”(natural philosopher)是从事科学的人。我们能够按照科学的当代意义把它定义为“由受过专业技术训练的群体通过经验调查获得信息而努力进行的解释物理世界运行方式的智力活动”。我大体上尽量称19世纪之前的科学为“自然哲学”,之后的称“科学”。
   “科学家”一词是更新的词,由名为威廉•休厄尔(William Whewell)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牧师所发明。他生活在19世纪早期,那时专业化还不时兴,他表面上近乎精通一切。他除了发表数学、地质学、神学乃至教育、哲学和潮汐运动方面的多篇论文之外,还写作并翻译诗歌和柏拉图的作品。此外,休厄尔是剑桥三一学院的院长,相继担任矿物学和道德哲学的教授,并且发明了已成为我们语言中的一部分的众多科学术语,例如“物理学家”、“阳极”、“阴极”等等。休厄尔于1834年的《评论季刊》(Quarterly Review)中引入“科学家”一词,几乎是开玩笑,后来作为更为严肃的建议。3 虽然该词立即在美国扎根,但是花费了大约60年才在英国得到广泛接受。很多“科学家”更喜欢被称为“自然哲学家”或者“自然主义者”(naturalists),部分原因是他们发现该词令人生厌(虽然不如“物理学家”一词那样讨厌),另一部分原因是他们错误地认为这是新近从美国引入的新兴粗俗词语。
   我使用“宗教”(religion)和“信仰”(faith)时没有下定义。我用“宗教”一词指的是群体实行的而不只是个人实行的对于上帝的有组织的信念体系。然而,本书旨在涉及的范围很广,不局限于有组织的宗教信念体系,所以我倾向于在适当地方使用“信仰”一词,特别包括了个人信念体系。

动态评分

0.0

没有评分数据
没有评论数据
在线客服 ×
用户中心
我的足迹
我的收藏

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您可以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物流信息

×
...
展开 收缩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