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购物流程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我的购物车  
   
 
 
  已选购商品:0
总计:0.00
 
查看购物车
商品搜索
高级搜索 热门关键词 标竿人生 所罗门的智慧
商品详情  

书名: 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LUKE: Historian & Theologian
ISBN: 9787512637627
作者: 【英】马歇尔(I. Howard Marshall)
出版社: 团结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5-11
开本/介质: 16K(精装)
页数/字数: 400
印次/印张:
印刷时间:
市场价: 79.00 元
高级会员价: 72.70
计量单位: 本/套
订购数量:
[顾客评价] [0分] 查看顾客评论
书籍介绍  

20世纪路加研究中福音派的代表性作品,

兼具新约神学论述与解经深度,

每个认真看待新约的人都不会错过的经典!

他,名不见经传,

人类的历史上,

没有什么关乎他的记载;

他写过的两本书,

虽然影响深远,

但是人们对书中人物的兴趣,

却远远多过他的生平。

 

他就是路加,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

有名的撒该故事,以及保罗信主,

都是来自他的记载。

这样一个关键人物,

重要性甚至不下奥古斯丁、马丁·路德,

教会历史上却少有人谈到他,

就连圣经研究蓬勃发展的二十世纪,

路加和他的书卷,也没有得到太多青睐。

 

直到一九七○年,一个名叫马歇尔的新约神学家出现,

这种情况才有了改变。

他的这本《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

重新把路加放到新约研究的中心,

让学者们开始注意到,

路加的历史造诣和神学深度,

是如何影响到他对耶稣和使徒们的记载,

又是怎么样和保罗一样,为接下来两千年的福音发展史

打下牢固的根基。

 

我们盼望透过这本书,

更多的读者可以重新认识路加,

从他的智慧中汲取力量,活出福音的真谛。

 

【内容简介】

路加的两卷著作横跨耶稣的传道及初代教会的发展,他对基督信仰的理解究竟又是如何呢?他是早期教会传统忠实的报道者,抑或重构了基督教起源的故事?本书从历史学家的路加、信仰“救恩”的路加和布道家的路加等多重面向,帮助我们全面了解圣经作者路加在信仰理解上的过程与收获。

 

路加绝对称得上是使徒保罗之外,对新约正典最具影响力的作者。他所执笔的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几占新约圣经三分之一的篇幅,其叙事从耶稣的诞生开始,直到保罗被囚于罗马,引领我们横跨六十余年的时空。然而,二十世纪欧美学者质疑:历史与神学是否真能兼容共存?历史记载是否应该包含超自然的事件场景?路加是否以历史事件的形式来包装福音信息?或者他是否扭曲了原始基督教信仰传统,好达到巩固初代教会组织的目的?

本书作者马歇尔深入此新约研究议题,在激烈论争之中做出铿锵有力的响应:路加关于耶稣与初代教会的信息,乃是建立在可靠的历史之上,历史和神学、信仰之间并不存在冲突。他证实了路加是审慎忠实的历史学家,且是具独特观点的神学家,在妥善运用传统资料之下,坚固了初代基督徒的信心,而路加作品的神学原创性,则丝毫不逊于保罗书信或希伯来书。

马歇尔宏观的视野和清晰的论述,在现代神学研究领域发出响亮的呼声,尽管出版距今已过四十年,仍不减其代表性。本书帮助读者厘清对路加著作真实性的争论,引领喜爱思考的人经历峰回路转、大呼过瘾;此外,也为你我抓出阅读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主轴,让我们跟着路标走,就能朝着标杆前进,与那位为门徒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相遇。

 

【适读人群】

牧者、教牧同工、神学生、学者、基督徒。

 

【赞誉】

    “高度推荐给所有认真探究新约的学生。”

——布鲁斯(F. F. Bruce,历史、释经学学者)

 

    “优良的学术论述,广泛的资料引用,论证清晰平稳,具有实用价值。”

——格林(Michael Green,耶稣丛书系列主编)

 

    “对于想对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作建设性探索的人,没有比选择马歇尔博士珍贵的贡献更好的了。”

——古特立(Donald Guthrie,《古氏新约神学》作者)

 

    “因着路加著作极大的重要性,因着路加神学重要的意义,因着当今路加学术研究的风暴点,并因着马歇尔对于路加的救恩神学进行审慎的探讨,这本书应受到每一位研究新约的学生十分的看重。”

——林瑟(F. D. LindseyBibliotheca Sacra期刊)

 

作者简介  
马歇尔(I. Howard Marshall,1934~)

英国阿伯丁大学(University of Aberdeen in Scotland)的新约解经教授,主要研究专长领域为路加福音、使徒行传及教牧书信,著作包含多部新约研究及注释相关书籍。曾任丁道尔圣经及神学研究团契主席,目前为英国新约研究学会及欧洲福音派神学家团契主席。他对路加的钻研已孕育出两本注释书:《路加福音希腊注释》与丁道尔新约圣经注释系列中的《使徒行传》(校园)。已发行中文版著作另有《我信历史上的耶稣》(天道)、《划时代的解经》(香港读经会),其中《马歇尔新约神学》(美国麦种传道会)获得2005年福音派基督教出版协会(ECPA)金书奖肯定。
书籍摘要  
乱石间的一道清溪
马歇尔《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导读

华人基督徒对于英国新约学者马歇尔博士应该不陌生。他的学术著作已有三本被译成中文:《使徒行传》(丁道尔新约圣经注释)1、《我信历史上的耶稣》2、《新约神学》3。如今这本《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的出版,应会与前三本书一样,使有志于研究圣经真理的读者获益良多。
马歇尔的原作Luke: Historian and Theologian出版于1970年,距今整整四十年。一般而言,一本四十年前出版的书─尤其是学术专论,可算过时之作,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陈旧、绝版、为人遗忘。但这本书不是这样;它出版之后,即成为1954年德国学者康泽曼(H. Conzelmann)出版《圣路加的神学》以来路加研究最重要的著作,备受重视。
1978年马歇尔长期研究、撰写的The Gospel of Luke: A Commentary on the Greek Text (路加福音希腊文注释)出版。4他在书中没有依照注释书的惯例写作冗长的导论,而是仅写了八页扼要说明路加福音写作背景的导论;他的理由是:他已在1970年出版的《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对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神学提供整体的解释,因此可以把它视为这本注释书的导论。他在撰写路加福音注释期间所做的研究(在写《历史学家与神学家》之前业已开始),并没有使他对路加的基本了解有任何重大的改变。51979年《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再版,马歇尔在书中增加了1970年以后所出版的路加研究书目资料(包括英、德、法三种语言的学术著作)、并略微修改此书的内容。1988年第三版,他又特别加写了一篇后记:“1979年后的路加研究”─文中本其一贯精湛的学养,评析过去十年关于路加著作研究的重要期刊文章和学术专论。
从上述《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将近二十年的“成长”过程,可见马歇尔对路加著作长期的喜爱与钻研不懈。依我看来,马歇尔对于路加学术研究发展的评析,以及他自己对路加神学的阐释,使这本书在今日仍然富有参考的价值。以下我扼要说明此书的性质、学术贡献与价值,以及内容重点,供读者参考。

《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的学术贡献与价值
《路加:历史学者与神学家》的学术贡献与价值,必须从此书写作的时代背景来了解。
一、20世纪上半叶欧美的圣经研究,受到19世纪德国批判学派的影响颇深。在新约方面,福音书和使徒行传的研究有两个主要的潮流。首先,德国著名的自由派学者布特曼(R. Bultmann)和迪比流(M. Dibelius)使用形式鉴别(form criticism)的方法研究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以探索关于耶稣事迹传统的来源、演变历史和早期教会的生活处境。但他们的研究导致相当偏激的结论:他们认为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关于耶稣的诞生与复活、耶稣和使徒所行的神迹等等,乃是传奇故事(legends)或神话
(myths),而非真实的历史事件;因此,这些著作不是可靠的历史。6布特曼甚至断言,去除福音书的神话之后,他几乎无法知道耶稣真正的人格与教导!这种研究方法和颠覆改革宗教会传统信念的理论,引起极大的争议。形式鉴别出现一段时期(约20世纪20~40年代)之后,即为新兴的研究方法─“编修鉴别”(redaction criticism)─所取代。
20世纪50年代中期,布特曼的学生康泽曼(H. Conzelmann)率先在《圣路加的神学》(The Theology of St Luke)书中使用编修鉴别的方法研究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7他承袭形式鉴别研究的成果,进一步观察路加如何使用(安排、编辑、甚至改写)所获得的传统资料(包括马可福音和其他关于耶稣言行的资料),并根据这些编辑和撰写的特点推论路加所属教会的生活处境、他的神学和写作目的。康泽曼的主要结论是:(1)由于路加当时的教会信徒因耶稣再来的耽延而产生了信仰的危机,他遂写作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一部分为“三段时期的救恩历史(3-epoch salvation history)”,以使信徒知道在此救恩历史中所处的地位与使命。(2)鉴于路加为了解决信仰问题的动机与目的,他的著作是关于救恩历史的“神学”─或被“历史化”的神学(historicized theology),而非翔实可靠的“历史”。(3)路加是有计划地透过这样的著述以实现其目的之“神学家”。
康泽曼的书出版之后,被某些学者视为划时代的巨著,把路加著作的研究导入新的方向。许多学者接受康泽曼的理论─尤其是他的三段时期救恩历史架构,并用编修鉴别的方法阐释路加著作不同的神学主题。虽然如此,一些福音派的学者则认为康泽曼和其他学者的理论有不少的问题和争议,遂予以回应。许多不同的观点交会辩论,以致荷兰学者恩尼克(W. C. van Unnik)在1966年形容路加著作是“当代学术研究的一个风暴点”。8
二、在这样的学术环境中,1970年马歇尔《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的出版,具有重大的意义和贡献。
首先,这是一位学识渊博、信仰纯正的福音派学者对于现代新约学术研究的评析和响应。马歇尔博览群书─包括英、德、法三种语言的学术著作、清楚掌握近代数十年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学术研究的发展趋势、公正地评析许多学者研究方法和理论、并提出自己的见解。他的宏观视野和清晰的论述,为福音书和使徒行传的研究者提供明确的指引。
其次,如前所述,一些形式鉴别与编修鉴别的学者认为路加著作不是真实的“历史”,而是为了表达特定信息与目的、甚至违反史实之“神学”。这种把历史和神学对立的谬论,不仅曲解了路加著作的性质和原意,而且否定路加所记述的基督教信仰之历史根据!因此,马歇尔首要的工作(正如书名所透露的),是为路加及其著作辩护:他旁征博引论述历史和神学或信仰之间没有冲突,而且根据路加著作和其他新约书卷许多的经文,证明路加是审慎考察、忠于史实、正确地叙述耶稣生平与初代教会发展(路一1~4;徒一1~3)的历史学家和神学家(第二章,“历史或神学?”)!马歇尔强调:路加关于耶稣与初代教会的信息,乃是建立在可靠的历史之上;同时他用历史叙事表达他的神学。马歇尔在这方面的见解独到、论述精辟、有说服力,可说是此书最重要的贡献之一。美国福音派学者埃利斯(E. E. Ellis)赞誉“历史或神学?”是每一位从事新约历史研究者必读的一章。
第三,此书的另一贡献是马歇尔对路加神学的诠释。他用编修鉴别的方法比较路加著作和其他的福音书,发现路加最明显的特征是使用了相当多关于救恩的词汇。根据这个线索,马歇尔详细分析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内容,认为路加写作的主要目的,不是用救恩历史解决信仰的危机,而是要把耶稣的侍奉所彰显的救恩传给他的读者,以使他们接受这信仰或坚固他们(例如:提阿非罗)的信仰;因此救恩的观念是路加神学的中心主题。马歇尔这项见解提出之后,并未获得多数学者的赞同(稍后再说明此事);尽管如此,他对路加著作的救恩主题全面深入的阐释,迄今仍是最值得参考的论述。
第四,在新约神学研究的领域里,有些学者认为路加的神学观不如耶稣、保罗、约翰或希伯来书作者那样深奥。即使在一般的教会里,多数的基督徒所熟悉的圣经人物主要是耶稣、保罗、约翰等等。路加这位保罗在宣教上的同工,往往是较不为人熟识或被忽略的一位。其实路加所写的福音书和使徒行传,篇幅占了新约圣经的四分之一,比保罗的十三封信还长一些。马歇尔对路加著作深入的分析和阐释,无疑会使许多人更清楚了解路加在新约圣经里的重要地位,以及他在传扬神和耶稣拯救世人的福音之贡献。

《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的内容重点
本书总共包含九章,主要内容可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涵盖第一至三章,处理近代学者关于路加著作的学术辩论。马歇尔首先综览近代路加学术研究的发展、评析学者所采取的研究方法─从形式鉴别到编修鉴别─之演变与优缺点,并说明他用编修鉴别研究方法的立场和目标(第一章)。其次,他讨论历史与信仰的关系,以响应批判学者的质疑,证明历史与神学之间没有冲突,基督教的信仰是建立在可以证实的历史事件之上(第二章)。此外,他根据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这两卷书所使用的传统资料,详细阐述路加是忠于史料的历史学家(第三章)。
第二部分是本书的主要内容,涵盖第四至九章,论述路加著作整体的神学。马歇尔首先评析学者们诠释路加神学所提出的各种见解,并说明他从新的观点研究路加的神学。他观察路加著作与其他福音书不同的特色,并提出他的主要论点:路加叙述耶稣和使徒事工的发展,旨在显明神的拯救作为;因此,救恩是路加神学的中心主题(第四章)。
在接下来的第五至九章中,马歇尔根据路加著作的经文深入阐释路加的救恩神学。他依序(1)讨论路加著作对于神的叙述─神是救主、祂的旨意和计划是路加救恩神学的基础(第五章);
(2)阐述耶稣的事工如何彰显神的救恩与神国(第六章)、初代教会为耶稣所做的见证和宣讲救恩的信息(第七章),以及人应该如何行才能领受救恩(第八章);(3)说明路加写作的缘由与目的,以及他在初代教会里的地位。

《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诚然是一本兼具新约神学论述与解经深度的著作。虽然马歇尔在此书中所讨论的是20世纪50至80年代路加研究的学术发展,但他严谨的治学方法和坚持福音信仰、为真理辩护的精神,依然值得有志于从事圣经神学研究的人效法。
最后,我要说与此书有关的两件事。首先,我在前面提到马歇尔研究路加著作所提出的主要论点(路加写作的目的是要把救恩福音传给读者、救恩是路加神学的中心主题),并未为学者所赞同。此事还有后续的发展。

马歇尔的书出版之后,与其他的学术著作一样,受到学者的评论。福音派学者马挺(Ralph P. Martin)批评马歇尔的见解有弱点,因为马歇尔虽然不同意路加写作的动机是为了解决耶稣再来的耽延所引起的问题,但他也没有提出明确的证据,说明究竟什么具体的情况促使路加必须撰写这样的著作以把救恩传给读者。1982年马歇尔在德国杜宾根所举行的福音书学术研讨会中发表了一篇专论“路加和他的‘福音’”,说明他接受马挺的批评、重新思想路加写作的缘由与目的。如今他的结论是:救恩是路加所强调的主题之一;路加写作的主要目的,是要借着关于耶稣和教会的历史叙事以证实提阿非罗(和其他的人)所领受的教导并坚固其信仰。9
依我看来,马歇尔这篇文章发人深省:他虚心接受学者的批评,修正在《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的论点,不再坚持救恩是路加神学的中心主题、承认那只是路加所强调的主题之一。他不但学识渊博、精研圣经真理,而且虚怀若谷。他所展现的学术风范与人格,着实令人钦佩。
其次,就我个人而言,这本书有特殊的意义。1984年秋天,我在英国阿伯丁大学神学院受马歇尔博士的指导,开始研究路加著作的神学。这本书可说是对我的启蒙之作,引导我进入路加研究的领域,使我获益良多。如今回顾多年来在新约学术研究的丛林中探险,沿途看见不少乱石林立,但我也发现林中有美丽的风光,以及清溪流经乱石之间,令人惊喜。马歇尔这本《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正是乱石之间的一道清溪。

魏启源
中华福音神学院新约副教授


前 言
当代福音书研究多关注四位作者的神学观,并尽可能清楚地勾勒出每卷福音书独特的信息。本书的目的就是以这个角度来探讨路加的著作(包括他的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并提出三个主要论点。
第一,路加的神学与他手边的资料来源关系密切。近代福音书研究的危机之一是,倾向于激化福音史家和他们手中资料的差异。然而,路加的著作是将他引用的传统资料中业已出现的观念加以发挥。他可说是位史家,冀望为耶稣的侍奉和初代教会的生活提供一幅忠实的图像。因此,他提笔撰述并非空凭想象和创作,而是受其资料来源所制约。他相信基督教信仰立基于耶稣和使徒工作的事件,因此他提供了过去事件的历史记载(historical account,而非将之“历史化”(historicizing)),借以巩固他读者的信仰。
第二,路加神学的关键概念是“救恩”(salvation)。这是个内容广泛的词汇。在路加笔下,“救恩”是指耶稣所传讲的好消息的内容,是使普世男男女女从罪恶中释放出来的信息,且带来上帝国度的喜乐。使徒传讲的信息,则包括了赦罪的恩典及赐下圣灵。因此,人此刻就能拥有“救恩”,悔改且信靠耶稣的人就能体验个中真实,但此时的“救恩”同时也是预尝日后基督再来时的福分。
第三,以上所说,意味着路加主要是位福音史家或传道者,期望借着可靠的历史记载,引导人归向基督教信仰;因此,路加推展此一主题的方式,就引导我们对当代路加研究的趋势进行批判性的评估。例如,路加的作品不应被视为“早期大公主义”(early catholicism)的典型,仿佛暗示其著作比保罗矮上一截。相反地,我们有理由相信,虽然路加对福音有其独特的理解,但他对福音的体会基本上与保罗相合一致。此外,路加也没有特意建构一套三阶段的“救恩历史”(salvation-history)架构,来取代原本基督教信仰的末世论视野。我与库尔曼(O. Cullmann)立场一致,相信救恩历史的概念可回溯到耶稣自己,而且不应与所谓末世论式或存在主义式的基督教信息相互对立。所以,路加并未试图改换信息的内容,而是以历史记载作为媒介,让提阿非罗和其他类似的人得到其信仰可靠的确据。
本书的产生源于笔者这些年来对路加福音的兴趣。我在剑桥大学从学于弗莱明顿牧师(Rev. W. F. Flemington)时,路加福音就是我神学优等考试的书目。耶利米亚教授(J. Jeremias)1959至1960年于哥廷根(Göttingen)举行讲座及研究班时,其主题亦是路加福音。我对当时领受的教诲满怀感激,也感念那些日子对我日后研究所带来的刺激。
我也要衷心感谢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新约讲座教授史丹顿博士(Dr. Graham Stanton),因他仔细阅读了我的初稿,并提出许多宝贵的建议。我还要诚心感谢帕特诺斯特出版社(The Paternoster Press)的慕迪特先生(B. Howard Mudditt),因他乐意接纳本书,并在出版工作上展现教人佩服的工作效能。
本书的某些内容曾在其他地方以不同的面貌面世,而我必须特别感谢《释义时代》(The Expository Times)的编辑米顿博士(Dr. C. Leslie Mitton),因他慨允笔者使用《近期路加福音研究》和《近期使徒行传研究》这两篇文章的内容(Exp. T 80, 1968-9, pp. 4-8, 292-6)。正因为他邀请我撰写上述文章,才促使我进一步以本书讨论这些课题。我也明白,能受邀在《圣经新释:修订版》(The New Bible Commentary: Revised(1970))丛书撰写路加福音注释,对我的研究也是莫大的鼓舞。
我清楚知道我对路加的解读仍有许多漏洞。此外,虽然亚伯丁大学图书馆(Aberdeen University Library)的服务效率一流,却仍遗憾有一两本书我未能及时参阅(尤其是巴区(H. W. Bartsch)、伯根(P. Borgen)、卢宾森二世(W. C. Robinson, Jr.)的大作),因而只能放在脚注里。
由于本书要出平装版,使我有机会修正若干印刷上细小的错误,增加新书目的信息,也做了其他少许细微的更动。我要对提供我修正与改进建议的朋友们,诚挚表示感激之意。

马歇尔(I. Howard Marshall)

第一章 现代研究路加福音—使徒行传的进路
路加的作品被称为现代新约研究的风暴点。1他上下两卷著作横跨耶稣的传道侍奉及初代教会发展,因此也置身于当代新约学科的重重疑难之中。我们对耶稣的侍奉和教导究竟能有多少了解?我们能重建初代教会的教导和生活吗?教会的宣教是如何发展的?在教会整体的成长过程中,保罗究竟有何真正的重要性?路加自己对基督教信仰的理解究竟为何?与初代教会其他重要的作者相较,他的理解又呈现什么风貌?再者,路加著作的历史价值究竟如何?他是早期教会传统忠实的报道者,抑或他重构了基督教起源的故事,来为“早期大公主义”[early catholicism,亦即一般认为路加所处“次使徒教会”(sub-apostolic church)时代的典型思想]作辩护?
这类问题蜂拥扑向研究路加的学者。而为这些路加疑难找出解决的指引,将大大有助于回答基督教起源的问题。
故此,近年来研究路加福音—使徒行传的学术著作显著加增,也就不叫人意外了。2一般认为,当代研究最富刺激性的动力源自康泽曼所著的《时代的中心》(Die Mitte der Zeit)。3该书为近代研究划定了方向,因为他不但率先以新的方法研究路加,同时也代表整个圣经研究的新方法。这种新的研究法,在德文被称为Redaktionsgeschichte。该词不易在不失原味的情况下直译为英文。最接近的译名是“编辑历史”(history of editing),然略显拙窘。“编修鉴别学”(redaction criticism)一词,则似乎已是英语中相应的专门术语[类似英文以“形式鉴别学”(form criticism)来对应德文的Formgeschichte]。4
编修鉴别学可说是以形式鉴别学留下的工作为起点─或者说,是拾起形式鉴别学所留下松脱的线头。就当时的情况,形式鉴别学完成了两件事。第一,舒密特(K. L. Schmidt)将它当作分解福音书的工具,使得串起整个故事的架构被搁置一旁,沦为次要,也不再是学者研究“历史上的耶稣”此一问题时关注的焦点。5最主要的关切放在传统的不同细项、不同的叙事单元、耶稣个别的讲论,让它们从福音书的架构松脱出来,单独进行研究。
第二,形式鉴别学者会根据文学和口传形式,将这些不同的叙事单元和教导分门别类,并根据分类的结果进行研究,以期找出这些单元是从教会的哪些圈子流传下来的(也就是关于它们“生活处境”(德文Sitz im Leben)6的问题),并研究流传的过程对它们造成了哪些效应。7保守的形式鉴别学者希望透过这方法剔除流传过程中添加的后期内容,并恢复关于耶稣的最原始传统,获得纯净、可靠的形式。耶利米亚(J. Jeremias)关于耶稣比喻的著作,可视为此一研究的优秀典范。他主张其目的“无非尽可能回到耶稣自己所说的话”,并相信这项工作可以圆满达成。8然而,其他被称为较“激进”的学者,却带来不同的结果。他们断定,由于原初的传统在流传过程中已完全改头换面,因此我们无法知悉耶稣原先的侍奉和教导。9这种趋近于极端的倾向,认为我们根本无法从福音书找出任何可靠的传统。不过,近数年来此一倾向已有相当程度的缓和。有一批学者主张[人们说他们是在进行“历史上耶稣的新探索”(A New Quest of the Historical Jesus),但这其实是不精确的说法]10可以从福音书中找到关于耶稣的历史资料,即使这些资料并不丰富。11
但在所谓“新探索”兴起之前,形式鉴别学就已退位给另两种研究形态了。首先,学者开始将注意力放在流传过程中被福音书改动的资料。过去,为了重回历史上的耶稣,这些改动被视为不确定的因子,而探索耶稣生平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地将它们剔除。但如今学者却充分了解,至少在研究“何种情况产生这些改动”的问题上,这些新增的改动深具意义。重要的是去追问:过去的传统为何会被形塑成某种独特的面貌?回答此一问题,将有助于了解产生这些改动的教会处境和特色。故此,福音书研究与保罗书信的研究(寻找保罗书信如何承袭、使用更早的素材)产生了联系,也与寻找新约著作中礼仪、信条、教理问答等素材的研究有所关联。比较这些素材,就有可能重建当前文字著作诞生之前的初代教会神学发展历史。12这种源自形式鉴别学的研究形态,被冠上“传统鉴别学”的称号(德文Traditionsgeschichte,英文tradition criticism)。显然,此类研究在许多方面皆与形式鉴别学重叠,然而这名称却更正确地道出其所进行的工作。13
其次,学者也重拾舒密特放在一旁的福音书架构,发现其亦有内在的价值。它引导我们了解产生这些架构的福音史家的历史和神学观。事实上,他们选择以各自的特定方式而非其他面貌来编排福音书的资料,此点甚具意义,而且或许提供了认识他们神学视野的线索。此外,他们在撷取传统中的不同单元时,仍留下了个人风格和关注的痕迹与印记。所以,福音书可以─也必须
─从编修鉴别学的角度来研究。福音书的内容启迪我们认识他们的作者,以及他们是身在什么群体、为什么群体写作福音书。
这种方法有其正当性,而且事实证明其成果丰硕。在相对短暂的时间内,由于这方法启发吾人认识福音书写作的最后阶段,因此出现大量相关的研究,有的探讨个别的福音书,也有些是探讨福音书中共同的主题。14学者主张,福音史家不能再被当成拿着
“剪刀和浆糊”的汇编者,像个杂志的编辑,循固定的模式编排手中的资料来源,将文章放进工整的空间里。他们本身就是神学家,对福音书的主题有自己的想法,且自由地编写手中的素材,以符合其预想的用意。
故此,编修鉴别学有两重作用。首先,因其关注焦点的关系,我们得以更加了解福音书写作的最后阶段。福音史家被看为具有原创性的神学家,地位丝毫不逊于保罗和希伯来书的作者,且整个新约的神学关注也显得更加宽阔。稍微比较布特曼和康泽曼写作的新约神学专书(前者作于1948年,后者写于1967年),便可略窥今昔视野的差异。众所周知,布特曼不仅将耶稣的教导化约为“新约神学的前设,而非神学本身”,且几乎忽视符类福音史家有自己的神学见证。15相对地,康泽曼以其著作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讨论初代教会),讨论符类福音中的福音信息。16该书至少较为公允地对待福音书个别的重要性。
编修鉴别学的另一个作用在于成为重要的桥梁,使人回到最早期的福音传统。在通过层层积岩、回溯福音基床的过程中,首先需要被剔除的,就是福音书对原初传统的最后改动。
这种福音书研究的新阶段,大半要归功于康泽曼关于路加的著作。他同时也使路加处在整个新约研究的最前线。很快地,汉亨(E. Haenchen)立刻写下一部庞大的使徒行传注释,系统地应用编修鉴别学方法,但其成果也颠覆了许多过去视为当然的结论,包括使徒行传的历史性。编修鉴别学之所以吸引新约学界较为激进的流派,应是可理解的。确实,截止到目前,其部分的成果似乎证实了一般形式鉴别学的判定:我们几乎无法从福音书─和使徒行传─采得原初传统的矿石。原初传统的矿层极其稀疏,且位在层层瓦砾岩石底下,极难采集。若进一步延伸这岩层的隐喻,则福音书如今已是一大块变质的岩石,欲了解其原始的组成、形貌、位置,将会是难以确定的推测。这样的表达似显极端,但似乎正是当前某些编修鉴别学者所持的立场。我们或可推断此一研究形态在当代之所以有吸引力的原因是:学者在面对“历史上的耶稣”问题时几已走进死胡同,但编修鉴别学却让他们得以在忽略历史性疑难的情况下,继续研究福音书。他们可以一方面推展对福音书的了解,一方面又可将历史问题搁置一旁。许多文献都做出如下的宣告:“本文首要的关切是马可的救恩观……我们并不关切耶稣自己对他生死意义及目的的看法。”无可否认地,这样的陈述确实都以“首要”来修饰,但这样的趋向却相当显著。
本书的研究乃是从编修鉴别学的角度来思考路加福音—使徒行传。我们关切路加整体的神学,且目的是要发掘路加核心的神学关怀。因此,本书极度仰赖当代学者的著作,包括探索路加整体神学主题,以及考察他某些特定思想的著作。但与此同时,本书也对此一研究类型的诸多预设和结论抱持批判。
任何研究方法都可能成为偏颇的进路,将片面的真理当成结论,尤其在新方法首次上路、人们倾注一波热情时。就我们的看法,某种程度上这正是当代路加研究的实况。今日学者多着重强调路加是神学家,研究的趋向是探索他的神学意识和个人写作习性。不过才半个世纪前,学者的侧重点则完全放在相反的另一端:路加的重要性在于他是使徒时代基督教的史学家,而其作品的价值在于提供了基督教起源的资料。兰赛爵士(Sir William Ramsay)会说:“路加是第一流的史家。”19姑且不论此一断言是否被人采纳,这至少提示了路加就哪方面来说是重要的:当路加写作时,他是一位史学家。虽然这样的进路可能也会失之偏颇,但我们至少可说,当代几乎只将路加视为神学家的进路,也是同样片面。
我们主张研究路加需要保持适切的平衡。吾人的论题是:路加既是一位史家,亦是一位神学家,而他最好的称号应当是“福音史家”(Evangelist);我们相信,这个词同时包含了前二者。盖士曼(E. Käsemann)论及路加时曾如此说:“我们唯先认识到他是神学家,才能明白他史家的身份。”20此话不假,但我们可能忘记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是实情:唯承认路加是一位史学家,方能适切领略他神学家的身份。
我们绝非暗示路加主要的关注是历史─不论此处的“历史”是指他仅满足于记录过去的事件,或是指他撷取了初代教会布道中的神学论点,进而转化在历史的面具之下。以上两种陈述均未正确描绘路加的工作。我们所说的是:身为一位神学家,路加所关切的是,关于耶稣和初代教会的信息,应建立在可靠的历史之上。他竭尽所能地鉴定传统,并将其神学建立在传统上。他的历史是为神学服务。
然而,路加的目的也并非仅在写一部神学。我们建议称他为福音史家,因这个称号指出他关怀的是借由这样地表达基督教的信息,好宣扬、巩固对于耶稣基督的信仰。其用意是布道性的。因此,与其说他关心的是以所谓“救恩历史”(salvation-history)的方式来表达信仰,毋宁说,他是要见证耶稣基督所显明、初代教会所宣扬的那份救恩。因此,今日习见将路加视为“救恩历史”神学家的观点,应稍作调整。不错,路加当然相信救恩已在历史中显明,但相较之下,他并不仅是为了记录历史而撰写历史,而是要表明历史作为救恩管道的独特性。
显然,本书倡议的立场在某些方面将与一些著作─特别是和康泽曼及汉亨有关的立场─有所不同。第一,有些学者可能从一开始就拒绝我们的论点,主张路加不可能既是神学家又是史家,或虽接受路加是神学家却否认他是优秀的史家。他们坚称,路加基于他自身神学的关注而扭曲了史实,因而我们无法从他的著作寻得可靠的历史基础。故此,我们一开始必须先审慎检验这基本的预设:历史与神学二者是否相互对立抵触?
第二,我们对路加重要神学主题的阐释,可对康泽曼的论题做些许修正。我们将会证明,路加关切救恩本身更甚于救恩历史。这看起来似乎只是拿个粗略的用词来替换另一个也很粗略的术语,因“救恩”一词的含义很广,而且路加并不是以特定词组的方式来使用这个概念。但我们的论点是,路加基本的关切是耶稣所建立的救恩工作,这救恩是人人都可经验的。
第三,我们主张路加神学信息的内容是建立在传统上,而非试图建立自己的体系。就此意义而言,他是位保守的神学家而非创新者。当然,他时而会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观念,然而基本上他建基于传统,且忠实地处理这传统。因此我们整个研究都会尝试表明路加的神学其实是建立在传统之上。
有人会提出说,欲找寻路加神学独特的要素,应从他不同于传统或没有倚赖传统的地方入手,而非重现传统、对传统仅有细小或甚至毫无更动的地方。但从路加沿用传统资料的事实来看,他认为传统是重要的。他所吸纳的传统不应视为他著作中突兀的插入,而是其著作的基础。舒兹(F. Schütz)公允地证明了,纵使福音史家写作时未再进行任何编修的整饬,但他如何使用传统的资料,仍是探究其神学视野的指标,因为在此情况中,传统本身已清楚传达作者的意图,因此不必再有任何更动。21
第四,若我们上述对路加神学的分析是正确的,那我们便能主张路加的神学视野并非如某些人所说的,与前人的神学有所不同。例如,有些观点认为他的作品代表“早期大公主义”对原始基督教的扭曲,便是夸大事实了。如我们接下来所将展示的,路加有其独特的观点,但他的著作并未根本地改变了原始的教会神学。情况正好相反:他以热切的态度重新表达那时的神学─既为了当时的人,也是为了我们。
大历史学家──你所不知道的路加

作者:应仁祥(校园书房出版社编辑)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爱看《三国演义》,刘备的爱民、关羽的忠心、张飞的刚烈、诸葛亮的才智,都让我如痴如醉。上了国高中,则是着迷于金庸武侠小说,将历史的人物与故事,穿插进江湖的世界里,枯燥乏味的历史课本,似乎也因此变得有趣。

后来,慢慢从对书本的着迷,转移到对作者的好奇。《三国演义》让人热血,它的作者究竟何方神圣?他用这样的角度撰写历史,甚至加油添醋,背后到底有何用意?《射雕英雄传》、《鹿鼎记》的郭靖与韦小宝,创造他们的金庸,又是抱持着什么样的人生哲学?种种一切,都让人非常好奇。

圣经的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就有点像是新约里的《三国演义》、《射雕英雄传》。在所有新约书卷中,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是最多故事,也最多对话的两卷书。这些故事巨细靡遗地记载了耶稣诞生、耶稣传道的故事,对于耶稣的比喻、受死和复活,都有丰富的描写;此外,初代教会的发展,五旬节圣灵降临,使徒彼得、司提反,乃至于后来保罗的三次宣教,读来更是让人荡气回肠,难以自己。

这么精彩的两卷书,作者路加是什么样的人?他的人生哲学、对于生命和信仰的看法又是如何?怎么影响到他写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的策略……等等,理当都是让人好奇,想要探究的问题。可惜的是,许多基督徒对于圣经形成的看法,常常停留在非常保守的阶段,认为我们手上所拿的旧约三十九卷乃至于新约二十七卷圣经,皆是某一天上帝的灵突然临到作者,然后作者便三天三夜不吃不睡,在巨大的感动之下,写出来的东西。这种对上帝启示的极端看法,会压缩很多讨论的空间,圣经书卷不同作者(甚至是编者),他们的思想与观点,在圣经形成的过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就成为次要或是不重要的问题。

《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便是一本想要扭转这种印象的重要著作。作者马歇尔大量引用了学者研究与挖掘的史料,以福音派的立场,为我们描绘出路加这位伟大的历史学家,他的思想面貌。扎实的论证和研究,让每一个读者都不得不承认,路加思想之恢弘,一点也不输给新约的另外一个重量级作家──保罗。

当然啦!路加生活的年代,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与路加有关的一手资料,往往付之阙如。想要像研究金庸那样,从路加的生平开始挖掘,比登天还难。然而,近代的学者已经发展出最新的方法,透过比较路加和其他三本福音书,以及比福音书更早关于耶稣言行的记载,将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的独特性过滤出来。学者不断地探问,为什么路加对于这段史实,会这样呈现,为什么路加会这样描述某一个耶稣的比喻,为什么路加的写作会和马太、马可不同,他背后的思考逻辑究竟为何,透过这样反复厘清的过程,终于慢慢将路加这位历史学家的深刻智慧、澎湃热情,以及对耶稣的委身与信念,像拼拼图一样地勾勒出来。马歇尔这本《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正是相关研究的开路先锋,也是当中最深入浅出,最引人入胜的著作。

前不久,跟新加坡一位来访的牧师聊天,当他知道校园书房出版社要出版这本《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相当兴奋,甚至还滔滔不绝讲起他与这本书相遇的故事。他先说自己读神学院的时候,老师如何要求他们把这本书(英文原著)当成每日灵修的作品来读,一天读一点,从中获益匪浅;又说这本书的出版,是怎么样改变了整个新约研究的面貌,原本沉寂多年的路加研究,因为马歇尔的缘故,一时洛阳纸贵,甚至比保罗研究还要热门。听着牧师的分享,我不禁在心中祷告,盼望《路加:历史学家与神学家》中译本的出版,也能唤起华人读者对路加的兴趣,透过对这位伟大历史学更多的认识,进而也对耶稣、对救恩,有更丰富的体会。
书籍目录  
导 读 乱石间的一道清溪/魏启源008
前 言 019
缩写表 022
第1章 现代研究路加福音—使徒行传的进路 025
第2章 历史或神学? 037
第3章 路加:历史学家 081
第4章 救恩神学 117
第5章 上帝是我的救主 157
第6章 拯救失丧者 177
第7章 这救恩的道 237
第8章 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281
第9章 路加:福音史家 319
附 录 1979年后的路加研究 329
主题索引 348
作者索引 358
出处索引 375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2010-04-21 07:52
  《神的形象》:早了三十年的Hybrid  
2010-04-16 10:44
  恩典,恩典 by Lily Ma  
2010-03-06 16:04
  作者的背後  
2011-11-22 09:38
  教育孩子其实也是自己新生命的成长  
2009-11-23 11:58
  告别专家时代----《跳过墙垣》  
商品评价 极佳 较好 一般 较差 极差 *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关于我们 About Us 购物流程 Helps 常见问题 Problems 帮助中心 Helps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友情链接 Friendly Link 缺货登记

2004-2009 © Copyright 上海天梯书屋有限公司,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徐汇店 电话:(86-2164180833   地址:上海市清真路25号  邮编:200032

  虹口店 电话:(86-2163573577   地址:上海市塘沽路387 邮编:200080

沪ICP备0500499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