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购物流程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我的购物车  
   
 
 
  已选购商品:0
总计:0.00
 
查看购物车
商品搜索
高级搜索 热门关键词 标竿人生 所罗门的智慧
商品详情  

书名: 彩虹之下Under the Rainbow
ISBN: 9787510446115
作者: 【英】凯瑟琳·坎贝尔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1-11
开本/介质: 32
页数/字数: 224
印次/印张:
印刷时间:
市场价: 32.00 元
高级会员价: 29.40
计量单位: 本/套
订购数量:
[顾客评价] [0分] 查看顾客评论
书籍介绍  

 

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内容简介】

本书所讲述的是一个妈妈经风雨见到彩虹的故事。两个患有多重残疾的女儿是她的风雨,这风雨经年累月,常常是暴风骤雨,而最后她站在了彩虹之下——并非是两个女儿最后病得医治,而是她领略到了这两个女儿带给她的独特幸福,感受到了她们赋予她人生的独特意义。这是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是一个化苦难为祝福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乎人的价值的故事。读完这个故事,愿我们都能明白,在一个巨大的永不改变的怀抱中,苦难只是雕塑灵魂的刻刀,而人的价值和意义在自己的奋斗之外,也在他人的评价之外。

 

非常精彩的一本书:痛彻心扉的坦率,充满盼望、温馨而不说教,字里行间散发着恩典的气息。凯瑟琳为所有在痛苦中航行的人带来莫大帮助——那意味着我们每个人。如果你今年就打算买一本书,就选这一本吧。

——杰夫•卢卡斯

作者简介  
凯瑟琳•坎贝尔:英国畅销书作家、演说家,著有《雨后彩虹》、《至福美地》等书。曾做过护士的她,养育、照顾两个重度残疾的女儿近20年,根据丰富的人生经验写作本书。凯瑟琳经常被邀发表各种以苦难为主题的演讲,并通过见证、讲座或研讨会等方式,探讨夫妻关系、亲子关系等热门话题。
书籍摘要  
作者的话

2008年我写《彩虹之下》初稿时,没想到它会影响这么多人的生命。说这本书的写作让我惴惴难安都算是保守的说法。以这样坦诚的方式分享我跟两个严重残疾女儿的岁月并不容易。一旦我的所思所想,无论是情感的还是灵性的,被印刷出来,就再也收不回来了。千千万万的人会把我的心声拿到手里,但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本书会令我感到自己是这么容易受伤害。
但是,将自己内心深处的伤口暴露出来给所有人看,也使我得以分享神是如何透过痛苦来塑造我的——当然,他也借着我那两个非凡的女儿来塑造我。这也让很多的读者愿意跟他人分享自己的困境——有时也跟我分享。过去几年里,我从各个渠道获得的信息都说明这本小书影响了许多人的生命,这证实了我所迈出的这一步是值得的。
可惜的是,在北爱尔兰却不容易看到这本书,因为2010年我最初的出版商歇业了,所以哪里都找不到这本书了。我很难接受这本书已经完成了神的使命,但手脚却给束缚住了,这真让人伤心。它只是绝版了……直到今天。
目前的出版商莫纳克出版公司给了我惊人的特权,我可以重新修订这本书。如果你读过以前的版本,就会发现故事是相同的,但是添加了一些前一个版本所没有的新材料。如果你读过《破碎是最有效的》(Broken Works Best),可能会看到我在那本书里使用过一些事件,用来说明“神把痛苦变成收获”。但《彩虹之下》是一本不同的书,它讲述的是一位年轻妈妈的故事,她发现在生命的暴风雨中,神允许我们站到他应许的彩虹——他永不改变的应许——之下。
让我特别兴奋的是,这本书的信息可以有机会传播到北爱尔兰以外。我祷告,愿这本书所到之处,都会将神的恩典带给那些在困境和失落中挣扎的生命。
我发自内心地感谢托尼•柯林斯和莫纳克出版公司团队,他们使这一切成为可能。还要感谢最有耐心的校对员,我的朋友利兹•杨和最棒的鼓励者——我的丈夫菲利普。
所以,无论这是你第一次还是第二次读《彩虹之下》,我都把自己的心放到你的手中。请记住神经常在我耳边说的话:“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腓立比书1∶12)我为此赞美神。

第一章 谢莉尔

“怎么回事?我们要走远道回家吗?”我惊讶地问道。聚会结束后,我们的亮橙色大众甲壳虫车驶出教会停车场。本应该右拐,老公却把车拐到了左边。老公笑了笑说:“我想现在是时候告诉肚子里的孩子咱们家谁说了算啦。也许走趟远道儿能帮助这位小公主或小王子尽快降生。”
菲利普是个比我更有耐心的人,但此刻也听倦了人们的问话:“怎么还没有出生的迹象?”听起来好像我们能做些什么似的!已经超过预产期一周了,尽管我们的兴奋溢于言表,但还是要耐心等候。
这天傍晚,安特里姆沿海公路看起来异常秀美。太阳仍然高高挂在天上,蓝蓝的天空无瑕地融进平静的大海,遮挡了远处的地平线。几乎感觉不到一点儿风,竟然还可以看到帆船在水面上移动,真是令人激动不已。整个行程十分愉快,我跟老公的关系如此亲密,我们彼此分享着心底的秘密。这个期待已久的宝宝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所以这也是仅有的二人时光了。
我们下车,漫步在森林里。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担心。要是这长途的漫步真的促进了分娩怎么办?要是把孩子生在这里怎么办?菲利普要怎么把我弄上车呢?要知道这里离医院还有好几英里呢!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是空气中渐渐产生的寒意使我产生了这个想法?或者我是下意识地担心在错误的时间去了错误的地方?我们立刻转身返回车里,准备回家了。在美丽的森林里散步确实非常惬意,不过也仅此而已。我们最珍贵的小宝贝儿仍然安睡在避风港。知道我们自己和宝宝的生命都在神的旨意中,我很快就睡着了。其实,我们没有一天不把所有的事情都交托在神手中的。


我们的又一次出行是在两天后。这条路的景色与上次的海边风景完全不同。我们开车经过荒凉破旧的贝尔法斯特市区,全副军装的士兵正在巡逻。妇产医院就坐落在臭名昭著的瀑布路上。很多人都害怕这个声名狼藉的地区,但我从17岁开始就在这片“皇家遗址”上班了,所以早已习惯了。
无论如何,产科医生最终决定介入,这让我非常高兴。很明显,很多人都在焦急地等着这个宝贝儿的出生!菲利普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一概不知。而我,作为一名合格的助产士,精确地知道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有时我甚至想,孩子即将出生,我的状态也许比菲利普还要好一些。
经过七个半小时的生产,1979年凌晨1点26分,一个身材矮小,一头深色头发的助产士用她浓重的苏格兰口音宣布:“是个女孩!你生了个漂亮的小姑娘!”
当我们看到助产士抱起来的孩子时,心中喜乐充盈。我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心中涌出对上帝无限的赞美,他给我们的生命带来了这么大的幸福。
几分钟后,宝宝被送到菲利普怀中,她全身包着绿色的毛毯,小脸儿皱巴巴的,头发缠结着。她安静地躺在那为她自豪的父亲的手臂上,仍然泛着青色的小手紧紧托着自己的下巴,这一幕如此美丽,融化了我的心。
菲利普轻吻着她的脸颊,第一次尝试呼唤她的名字。
“谢莉尔,”他低语道,“这个名字太适合你了,你真是我们的‘小心肝儿’。”
如果说有这样一个场景,一个男人被一个婴儿深深迷住,那么就是此刻的一幕。
凌晨3点钟,菲利普收拾东西回家了。经历疲惫的生产后,谢莉尔和我一起痛快地睡了一觉。醒来后我环顾四周,真难相信这个小宝宝是属于我的。几个月前还在踢我的小家伙现在终于露面了,我的生活肯定会从此不同。我从没有感到这么满足过。我迷迷糊糊又睡了,并不知晓将要发生什么。


在医院的几天过得很愉快,我和小宝宝渐渐熟识起来。出院回到家也很棒,我们的公寓显得比以往更加明亮,妈妈摘了一大束鲜花,扑鼻的香气充满了整个房间。这是外祖母欢迎自己女儿和外孙女的独特方式。一个小婴儿让所有家人都忙乱了起来,而他们似乎也都很享受这种忙乱。礼物接踵而至,我感觉谢莉尔的衣柜是阿尔斯特最大的,里面装满了各种能想象到的有褶边装饰及荷叶边装饰的衣裙。门口的走廊里欢声笑语不断,因为不断有亲朋好友来欢迎谢莉尔的到来。
为什么一个新生儿能引出如此的热情?也许这是完美的缩影,你看看那小手指,小脚趾,再看看那扁平的小鼻子,玫瑰红的小嘴儿。还有,她皱巴巴的皮肤是如此柔软,让你情不自禁地总想抚摸。再加上那天真无邪的表情,真是让人爱得不能自已。她无论是睡觉、打哈欠还是饥饿前的挣扎都好可爱,简直是无法言喻。
我大概接生过40个孩子,这是一种非比寻常的经历,当中有焦虑,有欣喜,也需要相应的技巧。以这种方式参与到别人的生命中无疑是珍贵的,但跟拥有自己的孩子相比就都黯然失色了。
有些时刻,我会被她完全吸引。


新手妈妈往往对如何照顾新生儿有诸多忧虑,我的助产士经历则帮我克服了这些。在照顾谢莉尔的过程中,无论是给她洗澡、穿衣、喂奶我都感到无比开心,因此我迅速进入了妈妈的角色。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谢莉尔是8月份出生的宝宝,因此我们常常一起沐浴夏日的阳光,享受长长的夏夜。这样的天气尤其适合把婴儿抱出巨大的婴儿车,到户外悠闲地散步,更适合抱着宝宝四处炫耀一番。有一天,我决定推着谢莉尔到一英里外的银行,给她开个账户,因为亲朋好友们在送礼物时都非常慷慨。谢莉尔刚吃完奶睡着了,我知道她这一觉足够去趟银行,就推着她出发了。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爬过小山丘,很快就到了银行。谢莉尔仍在熟睡中,我把小推车放在银行门口去排队。
一边排队,一边跟熟人聊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我时,我把表格和现金递给工作人员,然后又把存折收好,准备回家。返回用的时间更短,因为是下坡路。就在用手拉门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我回来的路上一直有点不安了。
我把谢莉尔忘在银行门口了。
巨大的恐惧吞噬着我,我转身向银行飞奔。我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恐怖想法。我怎么这么笨?孩子还在吗?不会被绑架了吧。也许她大哭起来,有人给警察打电话,社会公益服务机构会把谢莉尔从我身边带走,因为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为什么菲利普偏偏这个时候不在家,开车就可以更快到达那里!
我此时肯定狼狈不堪,大汗淋漓、泪眼模糊,还在不停地狂奔。我曾有一次被选为越野赛的替补选手,而且仅有一次,但这一天我想以我的速度可以去参加奥运比赛了!真难想象我当时成了什么样子。走了一半路程时,我像个哮喘患者一样气喘不止,几乎不能呼吸,但我没有时间停下来找手帕或吸入器。
“神啊,求求你,求你让谢莉尔安全!”我一路哭着向神呼求。
在马路这边我远远地看到了棕色的推车,这仍未给我带来安慰。要是推车是空的怎么办?我要如何告诉菲利普我把女儿遗忘在了银行门口?当我冲进人群,全速跑到推车前时,已经是浑身湿透,凌乱不堪了。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怕往里看,万一孩子没有了怎么办?但瞬间,我如释重负。
谢莉尔仍然躺在里面熟睡着。
我们漂亮的女儿对于母亲所犯的这个可怕的错误全然不知。我一手拿着湿巾,一手紧握着推车,再一次走上回家的路,但现在我已疲惫不堪。
现在想想,我怎么能这么过度地自信呢,这不是愚蠢是什么。同时,我也学到了重要的一课:这个小生命不仅需要我的照顾,更需要神的保护。
“谢谢你,上帝!”


第十三章 在蝴蝶翅膀上

不幸的是,由于手术中的并发症,喜乐的生活质量并没有因此提高,只不过是一种不舒服转化成了另一种形式。而且她现在的营养吸收也大打折扣,这进一步降低了她抵抗感染的能力。那年的12月份喜乐再次住进了医院,我们认为那将是最后一次。家人和朋友们再次一起来支持我们,为我们祷告,他们的这种忠诚之举持续了18年之久。
每天看着喜乐受苦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煎熬。虽然菲利普希望继续做一名巡回布道家,但是他发现越来越难离开家。他开始随身携带一个小的传呼机,以保证必要时能够很快联系得上。同时,保罗也正为普通中等教育证书考试而努力学习。所以,我是在医院陪喜乐时间最多的人,看着宝贝女儿受苦,我心中的愤怒和怨恨再次滋长。
“为什么是这种方式,主啊?”我会质问,“所有的苦难都是不公平的!”
但是我担心自己会像以前一样变得苦毒和绝望,所以请求神保守我的心。
“帮助我选择接受,”我请求,“在我不明白的事情上帮助我信靠你,主。”
慢慢地我意识到,喜乐所经历的最黑暗的时刻都会给她带来最明亮的彩虹——神的应许。那道彩虹应许没有眼泪,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死亡——直到永远,而且应许了至高的喜乐:神会跟我们在一起!(参见启示录21章)
当她非常痛苦时,我会把她紧紧抱住,给她唱我会唱的每一首赞美诗,告诉她一切很快就会结束。我读关于天堂的书籍,思想关于天堂的事,唱关于天堂的歌曲,直到天堂的亮光打碎我灵魂里绝望的黑暗。
喜乐最终挺过了那个圣诞节,但从那以后她需要氧气、监护和不时的输血,我知道她能活下来是有原因的。在接下来的2月份,儿童收容所工程启动,喜乐(和其他的孩子)为这次活动当了先锋。所以神在让她回到彩虹下之前,给我们勇敢的小女儿追加了一个任务。


“我已经把她的卧室准备好了,凯瑟琳,”护士在电话里说,“儿科医生说你已经在路上了,所以请尽快到。”
在我们开车去医院的路上,我想到那个原以为喜乐会离开的圣诞节已经过去15个月了。她现在已经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女了,但我不喜欢这样称呼她,因为那更像是对她娇小身材的讽刺。春天马上就到了,白天的时间慢慢变长。当地上的生命又一次发芽,新的一年、新的季节就带着盼望出发了。
但是喜乐并没有任何明显的活力复苏的迹象。相反,她又病得很重。这次是她的肠道停止工作了,导致她的左肺下部开始出现部分萎缩。
又一次的等待开始了。
医生已经向我们解释喜乐的器官开始罢工了,她已经进入了医学上所说的“终末期”。
几天之后就到了母亲节译者注:英国的母亲节在四旬斋的第4个星期天。所谓四旬斋,指的是复活节之前为期40天的封斋期——1999年3月14日,菲利普本计划来病房替我,因为我要应儿童收容所的呼吁在教会姐妹聚会上讲话。我把喜乐抱起来给她穿衣服,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起来。我感觉无法离开她,所以就让菲利普代我去参加聚会。当他回来时,我已经做了决定把喜乐抱回家。菲利普同意了。已经没有人能够帮助喜乐了,而且我们希望她跟家人待在一起。吃完午饭回来的路上,我们决定随后告诉保罗,并请医生允许我们第二天把她抱回家。
胸部理疗有时候看起来很残忍,当理疗专家给她治疗时,保罗和外婆正好来到病房。喜乐已经适应了这个过程,一般没有什么不安,但是这一次当她胸部被击打时,她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保罗现在已经17岁了,他似乎马上感到喜乐的不适,所以看着她,突然伸手抓住了理疗专家的胳膊,对她大喊。
“你为什么不让她休息一下!”他喊到,“你看不出来她很疼吗?”
“保罗!”我大叫,自己也被这毫无征兆的爆发震惊了。
他跑出了房间,外婆马上追了出去。
“任凭他吧,凯瑟琳。”理疗师说。我试图道歉。“他只是有些不安。”她说道,一副很理解的表情,“他看到喜乐病得很重,他只是试图保护她。”
安慰,而不是指责,是此刻保罗最需要的,我意识到理疗师说得很对。当保罗回来时,他有些不安和难为情。他拿出一个包裹,放在喜乐的胳膊下面,试图弥补过错。
“母亲节快乐,妈妈,这是我们俩送给你的!”
我们彼此拥抱和开玩笑,试图改变尴尬的气氛,而且我有机会亲吻我的母亲,感谢她来探望我们。喜乐太虚弱,不能抱起来,而且一下午的疲倦使她打起盹来。
很快房间又安静下来了,我享受了几分钟难得的安静时光,然后走向厨房里的开水壶。它烧水很慢,所以我就走回来拿盛意大利面的盘子,那是母亲给我送来的茶点。
“该翻身了,宝贝。”我一边对还睡着的喜乐说,一边把胳膊伸到她身子下面,帮她翻身到右边。
氧气检测仪几乎立刻就响了起来,很大的噪音。我去查看是不是翻身的时候把探头弄掉了,但是它还在原位。看看喜乐,她正挣扎着呼吸。我马上伸手够到氧气阀门,把它开得更大,然后很快把她恢复到原来的姿势。警示器显示她血液里的氧气饱和度水平很低。她呼吸急促,嘴唇发灰,警报还在响。
“为什么一个护士都没有过来?她们听不到警报吗?”我跑到房间外面大喊,“护士!”
随即护士们开始忙碌起来,一个护士去请医生,其他人都在查看氧气和喜乐的状况,试图帮助喜乐恢复正常呼吸。
10分钟之后,这场危机过去了。喜乐血液里的氧气含量也升了上去,但是当医生听诊她的胸部时,她可怜地呻吟着。
“可怜的喜乐,”医生温柔地说,“今天对你来说不是个好日子!我们需要给你胸部拍片,看看里面究竟怎么样了。”
看到医生跟喜乐说话,我很欣慰。虽然我知道这是对我说的,但是我喜欢这种方式,因为她被视为一个独立的生命。
意大利面已经在微波炉里热好了,我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吃,这时候医生带着X光片回来了。她把片子放在光下,指着一侧。
“这儿不太好,”说着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喜乐左肺的其他部位也开始萎缩了。她只有一个肺能工作了,凯瑟琳。”
当我的保护机制开始运作时,我没有退缩。没有眼泪,没有恐惧——什么都没有!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什么也没有说。医生清了清嗓子,轻轻的话语打破了沉默。
“我们已经跟当班的心理顾问说过了,”她继续说,“他说如果你想把喜乐带回家,没有问题。”
我仍然没有出声。我只是探过身来,抓住喜乐的手,我的里面有个声音说:“我会与你同在。”
我的头脑一片混乱,感觉医生的声音是如此遥远,但是我听到了她最后的几句话,那一定是在进屋之前经过精心准备的。
“如果氧气含量再次下降的话,就很难说她能够挺过去——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她似乎感觉到了我并没有听进去,所以提高了嗓音以达到必要的效果。
“我之前就听到了。”我回答道——当时听起来肯定有点无礼,因为我正试图判断当时的情况到底有多糟。
“凯瑟琳,喜乐从来没有病得这么重过。我认为她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说完,她转身走了。
“对不起。”我说,这让她的脚步停留了几秒钟。我的眼泪默默流了下来。“我会跟我的丈夫谈谈带喜乐回家的事。我们非常希望带她回去。”我说。
为了帮助我给喜乐整理行李,护士们都忙坏了。她们甚至给喜乐准备了一手提袋的药物,以防这次再诊断错误。然后,每一位护士都亲吻喜乐,和她道别,因为她们知道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活泼爱笑的她了。


晚上10点,喜乐终于舒舒服服地睡到了家里自己的小床上。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帮助保罗准备接受这个突然的决定,因为喜乐的病情恶化得太快了。当我们回到家时,他很激动,也很困惑。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妈妈?既然喜乐病得这么重,你为什么带她回家?”他问道。当时我们在他的卧室整理东西,保罗坐在地板上。
我感到他认为这是妈妈的某种疯狂计划,因为我们让喜乐身处危险之中。我停下手中的活,坐到床上,面对着保罗——他明显心里受到了伤害。
“儿子,喜乐就要死去了。医生说她可以选择死在医院或是家里。你认为怎样对喜乐……还有对我们大家更好呢?”
对于一个17岁的男孩来说,这是个很糟糕的问题。我把他从地板上拉起来,他的嘴唇颤抖着,我紧紧抱住他。当我松开手,他往后退了退。
“当然是这里……但是这不公平,妈妈……这不公平!”
他是对的。
非常奇妙,喜乐不仅睡到了自己的床上,而且氧气含量和脉搏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我坐在床边昏暗的台灯下,确信把她接回家是正确的决定。因为她睡得很香,而且我们的卧室就在旁边,所以我伸了个懒腰,轻轻地打起盹来,一夜中我过去很多次查看她的情况。
第二天一大早,氧气检测器的警报声突然尖叫起来,我们同时跑到她的房间,看到数值在慢慢减小。我试图叫醒喜乐,但又不希望惊吓到她,同时菲利普在更换氧气瓶。他试图快点,以致手不停地抖,但是新的氧气瓶也于事无补。
这终于发生了——我们最不想见到的事情正在发生。喜乐正在死去。
“快,菲利普!”我大喊,“去给我们的父母打电话——也许他们能够及时赶到!”
他向电话跑去,我则冲进了保罗的房间。外面的噪音已经搅扰到了他的睡眠,我尽可能地保持平静,告诉他喜乐很快就会死去。
“你自己看着办,儿子。如果你想陪陪她,需要现在就过来。如果不想,当一切都结束时,我们会通知你。你来做选择——我们不能替你做这个决定。”
当我离开他的房间时,感觉很内疚,内疚我带给他这么多的痛苦,而且内疚他必须要做一个影响他一生的决定。
“哦,神啊,求你给我足够的恩典,帮助我渡过这一切!”我发自内心地呼喊。
我坐在喜乐的床头,用胳膊搂住她的肩膀,菲利普坐在床的那一头,抓着她的手。不久保罗也加入了我们,伸手把监控器的警报关掉了,然后安静地坐在了地板上。房间里有一种奇怪的平安。神再次兑现了他的应许,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他当时与我们在一起。谈论着喜乐要去的地方,我们没有恐惧,只是默默地流泪。
“不要害怕,宝贝。”我说着,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当我再次抬起头,就看到台灯的灯光透过灯罩上绣着的蝴蝶照出来。就在那一刹那,神给了我们一幅美丽的图画,展示我们的女儿那个时刻的经历。就像蝴蝶从蛹中出来,离开地上的壳飞向天空一样,喜乐正离开地上扭曲痛苦的身体,换上天堂里新的身体,飞起来。
“喜乐,”我说,“看看那只蝴蝶。你将得到一个新的身体,就是现在,宝贝!很快你就能飞起来,就像蝴蝶一样,飞进天堂!”
她似乎很痛苦,呻吟着,我告诉她可以离开了——耶稣正等着她——我们都会没事的。
当数字一直降到零时,我们每个人都吻了一下美丽勇敢的喜乐,和她道别。虽然心如刀绞,但那幅美丽的图画帮助我们缓和了一些痛苦。喜乐现在完美了,她终于飞了起来!那是1999年3月15日凌晨5点。

如果有人的死亡可以称作“好的”死亡的话,那么喜乐的就是。她死去时,身边都是爱她的人,而且都确信她的痛苦终于结束了,等待她的是自由和完美。毫无疑问,心痛还会经常来造访我们,但我们不会因此而绝望。几年前我就已经把绝望留在了十字架上。从那以后,我也明白了平安在接受之中。所谓接受,即相信即使我们不明白,但神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谓接受,即行事为人与这种信心相称,每天过信靠神的生活。接受带来自由。


喜乐的葬礼也与众不同。
教会的会众聚集到一起,听菲利普勇敢地给自己的小女儿致悼词,最后一次对她表达父亲的爱。那一刻令人伤心,但也让人感到自豪。当他走向讲台时,大家都看着他。每个人都想知道,作为一个父亲,看着面前的白色小棺材,他怎样获得力量来讲话。但是他确实讲了,他向即将离开我们的女儿致辞:

我们亲爱的喜乐:
今天我们的教会里挤满了人,我们都想记住你,为你的不平常而感谢神。我和你的妈妈都感觉今天应该由我们来向你致辞,因为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你。
你出生的那天——1985年7月28日,我们整个家庭都为你庆祝。我们怎么可能不给你起名叫“喜乐”呢?从那天起,你美丽的笑容如阳光一般洒满了我们的家和我们的生活。是的,我们都很伤心地发现,你跟姐姐一样,也有小头畸形症。我们知道你将来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但是你还是不停地微笑着。
在短暂的十三年半的生命里,你留下了非常多的微笑——可能比很多人预想的都要多。你在家里是所有人的焦点,被家人环绕着,除此之外,你在山青园学校莉莲•希尔的教室里也度过了很多愉快的时光。每天早上校车把你接走时,我们知道你和你的朋友们会在学校里被那些非常棒的工作人员照顾得很好。山青园过去是,现在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当然,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你到过那里很多次:皇家贝尔法斯特儿童医院的保罗病房。这个病房几乎成了你的第二卧室,但是在那里照顾你的护士们真的很棒,对吧?还有你的咨询顾问,伊莱恩•希克斯医生,她总是确保你得到最好的照顾和治疗。希克斯医生是一位儿科神经学专家,而且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士,甚至连她都常常困惑,为什么你能那么多次从重病中恢复活力。
但是我们不应该感到惊奇。你在保罗病房接受的治疗是第一流的,你的妈妈总是在你身边,而且有很多人为你祷告神,他爱你超过所有人,他不断地回应着大家的祷告。1997年12月,你当时还在医院里,我们以为那是你最后的日子了,但是你再一次挺了过来,使我们每个人都大吃一惊。然后你又跟我们一起生活了15个月,我们知道这是有原因的。
当汤姆•希尔获得了一个异象,要在北爱尔兰建一个儿童收容所时,他想把你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帮助大家意识到这是多么有必要——收容所可以帮助很多像我们一样的家庭。当然,你再也不需要儿童收容所了,但是也许因为你的付出,它会帮助很多生命有限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

菲利普继续说着,我为他感到骄傲,为离去的孩子,也为她的爸爸——他的致辞是如此有感染力。

你知道吗,喜乐,尽管你不能走路或说话,读书或写字,奔跑或嬉戏,但是你的生命却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看看今天有多少人到场——而且我和你妈妈也从你那里学会了非常重要的功课。你向我们展示了如何勇敢地面对苦难。我们非常清楚这几年来,你经历了多少的不安和痛苦。不久前,你被人称作“有勇气的孩子”,但我们早就知道了。
你还为我们打开了许多道门,特别是通向那些与我们有类似遭遇的家庭的门。你小小的生命成了通向许多心灵和家庭的桥梁。通过这些,我们学习到了“神从来不会犯错”。不管别人怎么想,你生命的价值远超出了你的局限,而且因为你的离开,我们的家变得“贫穷”多了。
没有了你,生活不会轻松。我们已经爱你超过了13年,而且不会就此停下。但是当我们调整自己适应新的生活时,很高兴有教会这个大家庭和朋友们支持我们——他们会为我们祷告。但最庆幸的是,我们有基督这个朋友,我们可以确信他永远不会离开我们。
你的小床边有个台灯,上面绣着蝴蝶,今天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让我们想到,就像蝴蝶破茧而出,长出翅膀飞了起来,你也已经被解脱出来,现在正在天堂里享受与神在一起的新生活。圣经中,保罗写到他多么想“离开身体与主同住”。你不会遗憾“离开”了你小小的身体:它不太正常,常常生病又虚弱。如果我们能看到现在的你,没有残疾,没有胸部感染,没有癫痫症状,我们怎么可能期待你回来呢?最令人高兴的是,你现在“与主同在”,而且,就像保罗说的一样,那是“好得无比的”。
在这些年里,除了我之前提到过的山青园和保罗病房的工作人员,还有许多人爱你和照顾过你,我无法将他们一一列举出来,因为这要花很长时间。但是我们必须要说,我们一家是有福的。如果没有你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帮助,没有你叔叔阿姨和表兄弟的爱和支持,我们怎么可能走到今天呢?保罗——你的大哥哥,总是全心爱你,他会像我们一样想念你的。
过去的几天,很多人来我们家拜访,其他人也打电话给我们,说他们都在想着我们。你知道吗?我们甚至接到从加拿大和玻利维亚打来的电话。还有人寄了卡片和信给我们。我们知道你一定希望我们对所有人说“谢谢你们”。
昨天我们收到一封来自一位“救世军”上尉的信,在信里他提到一个跟你有相似经历的女孩的故事。他对那个女孩所说的同样也适用于你:
“她从来没有说过话,可能她也看不到,我们甚至怀疑她可能也听不到,但是她却成就了我一生也无法完成的一些事情。她充当了独特的角色——唤醒了人们内心最美好的东西。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脏话,她从来没有与人争吵过,她从来(在我所能感觉到的范围)没有犯过罪。我为有这样的女儿而自豪。”
亲爱的喜乐,我们为你自豪,我们为能够做你的父母而感谢神。
星期一早晨,你在自己的床上睡去了,然后在天堂里睁开了眼。你一定在那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我们知道你将在那里等待再次见到我们。那用不了多久,我亲爱的孩子,不会太久。

保罗坐在我的身边,骄傲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紧紧抓住我的手。晚些时候,就在那个美丽的春天,他们俩又同样骄傲地抬起了喜乐的棺材。野蝴蝶花扎成的花环放在她的棺材上,在微风中微微颤抖,提醒我喜乐已经不在地上了。


一年之后,我们搬到了科尔雷恩的牧师住宅,我正站在厨房水槽边,保罗开着他蓝色的车进了院子。他快速地蹿出车子,我笑了笑,很明显他很兴奋。他跑进房门时,我用毛巾擦了擦手。我甚至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他就抓住我的胳膊,使我转了过来。
“妈妈,你应该看看!”
“看什么?”我问,感到很迷惑。
“儿童收容所!”他马上回应,好像我本应该已经知道似的。“我正在高速公路上开着车……你应该看看,妈妈。很高的墙——太不可思议了!”他说着,似乎想停下来呼吸,“但是,你知道最棒的是什么吗,妈妈?喜乐就在每一块砖头上。”
在那一刻,我感到如此的温暖。


在差不多20年的岁月里,神允许我照顾两个美丽勇敢的女儿。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做她们的母亲——只不过是暂时不能见到彼此。然而,她们继续祝福着我的生活。要是生活可以重来,我不会说我还是宁愿选择同样的遭遇,那样说是在撒谎,有哪个母亲会刻意选择生一个问题孩子来折磨自己?我想,我会坚持一个观点,就是谢莉尔和喜乐拓展了我的境界。现在我能因为一个人是谁而珍视他,而不是仅仅看他能做什么。而且我确信,与将来为爱主之人预备的相比,现在我们拥有的都无足轻重。我也坚持认为,神借着非常岁月使我对他自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认识是无价的,也是无比宝贵的。
我发现神从来不是人的债务人。他不欠我任何东西,却总是慷慨地施恩于我。比如谢莉尔26岁生日那天,神赐给了我们另一个蓝眼睛的金发女孩,她就是苏西,保罗的新娘。神再一次地在他的怜悯中,允许我们享受从女儿来的祝福。
毫无疑问,很多的日子都充满了暴风雨,但是如果没有这些暴风雨,我们如今就无法站在彩虹之下,经历神无尽的应许。
我为此向神感恩。
书籍目录  
作者的话
序言
第一章 谢莉尔
我大概接生过40个孩子,这是一种非比寻常的经历,当中有焦虑,有欣喜,也需要相应的技巧。以这种方式参与到别人的生命中无疑是珍贵的,但跟拥有自己的孩子相比就都黯然失色了。
第二章 “不再正常”
“你不要害怕……你是属我的。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
第三章 造物主的设计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
第四章 生命的转向
“凯瑟琳,我知道这很难。但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向你保证。你要学会信任我。要勇敢,继续奔跑。我会与你同在。”
第五章 喜乐——得而又失
我突然意识到了,我所经历的只是一个更大计划的一小部分。这是我数周来第一次对当前的处境有了积极的回应。
第六章 无名的“天使”
“有人在为我们祷告。”当情况好转,盼望重新燃起之时,在黑暗中我会这样轻轻地对谢莉尔说。
第七章 登上过山车
我们的过山车在高速下降,极其危险,但是我却对此无能为力。
第八章 错过圣诞节
“她走了!”他哭着说,“我们的女儿走了!”
第九章 最后的道别
我爱圣诞节。过去爱,将来也还会爱。不仅仅因为美丽的装饰、意外的礼物和亲友相聚。我爱圣诞节,是因为它意味着有盼望。
第十章 重生
我终于找到了活着的理由,那就是把全部的生命都给他,把所做的每件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归给他……
第十一章 一个特别的地方
这些家长早就已经习惯了坚持不懈地去做一件事情。我们常常要为孩子们需要的服务而斗争——有时候甚至要迎难而上。
第十二章 活泼爱笑的喜乐
如果有人的名字跟本人特别相符的话,那个人就是喜乐。
第十三章 在蝴蝶翅膀上
如果有人的死亡可以称作“好的”死亡的话,那么喜乐的就是。她死去时,身边都是爱她的人,而且都确信她的痛苦终于结束了,等待她的是自由和完美。
后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2010-04-21 07:52
  《神的形象》:早了三十年的Hybrid  
2010-04-16 10:44
  恩典,恩典 by Lily Ma  
2010-03-06 16:04
  作者的背後  
2011-11-22 09:38
  教育孩子其实也是自己新生命的成长  
2009-11-23 11:58
  告别专家时代----《跳过墙垣》  
商品评价 极佳 较好 一般 较差 极差 *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关于我们 About Us 购物流程 Helps 常见问题 Problems 帮助中心 Helps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友情链接 Friendly Link 缺货登记

2004-2009 © Copyright 上海天梯书屋有限公司,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徐汇店 电话:(86-2164180833   地址:上海市清真路25号  邮编:200032

  虹口店 电话:(86-2163573577   地址:上海市塘沽路387 邮编:2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