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购物流程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我的购物车  
   
 
 
  已选购商品:0
总计:0.00
 
查看购物车
商品搜索
高级搜索 热门关键词 标竿人生 所罗门的智慧
商品详情  

书名: 完全饶恕TOTAL FORGIVENESS
ISBN: 9787550104976
作者: 【美】柯恩德 R.T. Kendall
出版社: 南方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1-11
开本/介质: 32
页数/字数:
印次/印张:
印刷时间:
市场价: 26.00 元
高级会员价: 23.90
计量单位: 本/套
订购数量:
[顾客评价] [0分] 查看顾客评论
书籍介绍  

      《完全饶恕》为那些心里充满了“明明是受害者,却为何还要选择饶恕”之疑问的人提供了豁然开朗的答案。曾经与受伤经验拔过河的柯恩德,向你我阐述了“什么是完全饶恕”、“饶恕的错误认知”、“为何要饶恕”、“饶恕的具体行动”、“如何知道自己已经饶恕对方”、“饶恕和遗忘的艺术”:柯恩德也清楚指出,当人紧紧揪住伤害不放,任凭怨恨在生命中滋长时,将会迅速失去神同在的平安,以及更多生命的祝福。  

        完全饶恕,是你我一生必修的功课。因为自人类始祖堕落后,神所创造的美好世界,就战争不断,伤害在所难免。人类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次伤害,莫过于两千多年前将一个完全无罪的人耶稣钉上十字架,但人类最伟大、最震撼的救赎和饶恕也同时从十字架发出:“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既然耶稣都选择了饶恕,我们这群跟随他的人,不也应当效仿他的榜样吗?但我们又如何超越这有违本性的挑战呢?

作者简介  
柯恩德 R.T. Kendall:

曾任英国伦敦韦斯敏斯特教会(Westminster Chapel)的牧师,具二十五年以上的牧会经验,也是一位国际性的讲员。在这本书里,他分享面对饶恕的亲身经验,以及深刻体认到的真理,清晰地为读者指出一条从怨恨、苦毒中得到自由的蒙福之路。

目前他所写的书已多达三十本以上,除了本书以外,还有:The Anointing、The Thorn in the Flesh、The Sensitivity of the Spirit、Thanking God等等,而本书足以堪称是作者至今最重要的一本著作。对所有的教会来说,饶恕的信息再怎么强调也永远不嫌多。
书籍摘要  
致谢
每位作家都可能会把自己的新作看成是自己最好、最重要的作品,我也不例外。在我所有的作品中,这一本书显然更具有医治人心灵的潜力。我真诚祈祷这本书能超越每一位读者的期望,因为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人们得到内心的释放和真正的自由。
在此,我要感谢罗伯(Rob Parson)、朱莉亚(Julia Fisher)、苏珊(Susan Periman)、迈克尔(Michael Schluter)和林登(Lyndon Bowring),谢谢你们阅读我的原稿,并给了我极有价值的鼓励、中肯的建议和爱心的支持。感谢西拉(Sheila Penton)为我输入文稿,还有Charisma House出版社的编辑芭芭拉(Barbara Dycus)和蒂波拉(Deborah Moss),谢谢你们的耐心和帮助。
此外,我还要感谢佛罗里达州罗德岱堡珊瑚礁长老会主任牧师肯尼迪博士(Dr. D. James Kennedy),他热心地为本书的美国版谱写精彩的推荐序,并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和肯定。我们有着共同的宗教改革观,并抱着很深的信念——基督徒必须完全饶恕。肯尼迪博士是Evangelism Explosion机构的策划人和创办者。这个福音机构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广泛而又积极的影响, 我和太太路易丝特别感谢它带给我们的激励和启发。肯尼迪博士能跟我们一道传递“完全饶恕”的喜乐与祝福,使我们备感荣幸。
最后,我还要感谢肯尼亚内罗毕的欧谷穆教授(Washington Okumu of Nairobi, Kenya), 感谢他先后为本书的英国版和美国 版作序。相信美国读者会极其赞赏他对世界和平做出的贡献。几年前他到英国看望我,曾谈到完全饶恕的信息如何改变了他的人生,也促成他日后致力于南非的和平推进工作。欧谷穆教授毕业于哈佛和剑桥 大学,在众多名师中曾师从亨利•基辛格博士(Henry Kissinger)。后来他们成为朋友和工作伙伴,一同将和平与和解带给南非。欧谷穆教授最大的传奇是,继基辛格博士和卡灵顿勋爵(Lord Carrington)的努力失败后,竟然成功地促成前总统德克勒克(F. W. de Klerk)、 曼戈苏图•布特莱齐酋长 (Chief Mangosuthu Buthelezi )和曼德拉(Nelson Mandela)之间的会晤 ,进而达成了和解。这堪称20世纪最大的奇迹。可以肯定地说,欧谷穆教授是终止南非内战的一个最大的幕后英雄。
我将此书献给我的爱女梅丽莎(Melissa),她不仅深知重创的痛楚,更理解完全饶恕的真谛。

柯恩德
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基拉戈 (Key Largo, Florida)

中文版序
完全饶恕,通向更大恩典的唯一途径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你最爱哪一本呢?”我通常会说,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不过, 我必须承认,《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它被译成了多种文字,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然而最让我激动的,莫过于得知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我和太太路易丝很早以前就爱上了中国人民。我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担任牧师时,会众中就有相当数量的中国人。我们每年都庆祝中国的农历新年,在一起享用世界上最棒的食物。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通过《完全饶恕》这本书的译文,我和中国人民的友谊会延伸到中国本土。
我深信,在当今的世界上,饶恕已经成为人们的最大需求之一。每个人都被人伤害过,也都伤害过别人,因此每个人都需要饶恕的恩典,也都需要饶恕伤害过自己的人。基督徒同样需要饶恕。无论在哪里,基督徒属灵生命的成熟度,总是跟他们饶恕别人的程度成正比。无论痛苦的背后藏着什么样的原因,我们都不能心怀苦毒嫉恨。换句话说,我们决不能为任何报复之心寻找借口,总要严格遵行主耶稣关于饶恕仇敌的所有教导——爱你的仇敌并求神祝福他们。(《路加福音》6:27-28)的确如此,当我们受逼迫时,当我们面对极大不公时,如果心甘情愿地把“那边的脸”也转向自己的仇敌,(《路加福音》6:29)我们就获得了圣灵更大的能力,能够有权柄去战胜邪恶,它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一句话,我们必须完全饶恕所有残酷又恶毒的仇敌,无论他们是用言语还是别的方式偏待、伤害过我们。
在这本书中,我会和读者一同分析,什么是饶恕他人的原则和方法,以及如何检验自己的饶恕是否达标。我会向读者澄清一些容易混淆的概念,陈明什么不属于“完全饶恕”,什么才是“完全饶恕”的真正内涵。
生活中我一直坚守这样的信条:痛苦越大,神的恩膏也越大。也就是说,我们经历的试炼越大,得到神的邀请去领受圣灵恩典和祝福的机会也就越大!因此,我们应当张开双臂去迎接一切不公的待遇。痛苦往往意味着,神要大大祝福你,并且超过以往的一切。完全饶恕,则是通向更大恩典的唯一途径。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我诚挚地为本书的每一位读者祷告。我祈祷,当你阅读本书时,当你去实践完全饶恕的原则时,天父上帝、耶稣基督以及圣灵的祝福都丰丰富富地与你同在。


柯恩德
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牧师(1977-2002)


推荐序一
全世界不可错过的宝书
这是一个我们大家翘首期盼的信息。这不是一本单纯探讨“饶恕”的专著。虽然一直以来,基督教国家的教会图书馆里已经充斥着不少类似的读物,教会的主日学和主日讲道也在反复教导人们操练这个基督徒的基本美德,然而,这本书重新解读饶恕的真谛,带给我们的是前所未有的全新生命,这和其他谈论“饶恕”的著述大不相同。
柯恩德博士这本重要著作的要义,正如其书名《完全饶恕》所昭示的一样:饶恕必须完全,才算圆满完成神托付我们的艰巨任务。
本书紧紧围绕让人无法推诿的“完全”概念,使其宣讲的信息具有强烈的冲撞力。对多数人来讲,“完全”这个观念是难以逾越的。那难道不是神所独有的属性吗?神性的“全”——全能、全在、全知,不都是单指耶和华的吗?
作者断定,我们不仅能饶恕,还能完全地饶恕。这种观点是否有点偏激了?绝对不是,他不过是忠实于圣经的教诲而已。耶稣亲自给门徒这样的命令:“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福音》5:48)所有圣经的命令中,没有比这更明确清楚的了。
你的饶恕能称得上完全、彻底、根本、绝对、无条件、完整或全然吗?耶稣正是这样饶恕罪人的,他对我们的期望和要求也不会降低。而且,他还把饶恕作为我们祷告生活的基石:“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5)
如今,世界充满忧患,仇恨的痛楚象是要把纷争对立的国家撕裂一般。还有什么比本书主题完全饶恕更切合时代的需要呢?如果制造混乱和挑起战火的不同种族、国家和族群,都能真正、完全地饶恕,那该多好啊!如果他们能学习饶恕的功课,能彻底饶恕自己的过犯错失,以及历史上遭遇的悲惨和不公,如果他们肯放下各种异常执著的深刻仇恨,我们就能通往一个更加和平的世界。
我赞同柯恩德的说法,这确实是他著作中最重要的一本。我也跟众多热情的读者一样,认为这是一本全世界不可错过的宝书。

肯尼迪博士(D. James Kennedy, PHD)
佛罗里达州罗德岱堡珊瑚礁长老会主任牧师



推荐序二
不饶恕就不可能有未来
人类历史已经进入第三个千年,当务之急,是要处理好西方发达国家和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一些非洲国家)之间的关系。
新的世界次序刚刚浮现,它急需全球性的斡旋与调解——其主要目标就是化解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种族纷争,以及促进世界经济的增长、发展和福祉。我们当中亲自参与调解这些纠纷的人,都清楚地意识到,正如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饶恕一样,各国家、各民族也需要饶恕彼此对弱小邻国的剥削和压迫。非洲各国的情形正是如此。对于因冷战和殖民主义而遭受深痛重创的民族,对于长期在压迫、冲突及纷争中逆来顺受的民族,对于绝望透顶、意志消沉的民族,如果不去饶恕, 他们就不可能有未来。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柯恩德博士这本《完全饶恕》应运而生,我如获至宝,在这个人类历史的交汇点上,这本书的出版实在是极其应时又合适。这是一本世界各民族、各个国家都不可不读的书。许多民族以政治或宗教为名,屡屡犯下并继续制造种种残忍狠毒的罪行。其中就包括目前发生在卢旺达、波黑、科索沃、爱尔兰、苏丹、安哥拉、利比亚、索马利亚、以色列以及中东等地区的冲突,而这仅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饶恕已经成为这个世界普遍、迫切的需要。
回顾历史是非常重要的,正如美国哲学家乔治•桑塔亚那(George Santayana)所说:“忘记历史教训的人注定重蹈覆辙。”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带着心中的不饶恕或苦毒去看待历史。柯恩德在书中教导我们,无论我们的理由多么合理,苦毒只会蚕食我们的心灵,最终使我们一无所获。因此,就算我们永远不能忘怀,我们也必须学习饶恕。
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传奇是20世纪最动人的故事,他是我们学习饶恕的最佳榜样。在被监禁27年后(他当时是史上关押时间最长的政治犯),心平气和地呼吁他的人民要宽恕他们的压迫者,集中精力去建设一个新的、团结的国家。在曼德拉身上,我们看不到种族隔离带来的毁灭性创伤,他选择了饶恕与和解,而不是以牙还牙的报复政策。当时,全世界都以为可怕的流血报复即将洗涤南非,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南非实现了极其和平的政权交接,避免了大规模的种族战争。我深深感谢神,他为我开路,让我在南非和解宽恕的进程中,也参与了和平调解工作,略尽了自己的微薄之力。
在地球的另一端,阿拉伯与以色列之间的冲突还在持续,因为他们双方采取的都是以牙还牙、报复不断升级的政策。不过,严重争执的双方也必将有坐下来谈判、签署长久和平协议的一天。这个新的协议将不再以报复申冤为中心,它必定建立在互惠互利、和解与饶恕的基础上。
毫无疑问,世界一直在等待《完全饶恕》这本书的问世,而柯恩德完成这部著述,为人类的未来做出了了不起的贡献。
——欧谷穆教授(Washington A. J. Okumu)
肯尼亚内罗毕

译者序
一位饶恕大使和一本改变生命的好书

我们一生中读过多少书,遇到过多少人?哪一本书、哪一个人真实地改变过你的生命,让你难以忘怀呢?对我而言,《完全饶恕》就是这么一本书,柯恩德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是上帝派来的饶恕大使。
见过布道会上数百人决志信主的感人场面,见过弟兄姐妹齐齐献上自己为祭的震撼瞬间,这一次却很特别。2010年初春,温哥华Abbotsford会议中心座无虚席,柯恩德一场以“完全饶恕”为主题的演讲,竟然让全场600多会众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在上帝和众人面前立下饶恕之志。我们无从知道他人的故事,但每一个人站立起来的姿态昭示了人们心中或深或浅的伤痛和苦毒。对有些人而言,嫉恨愤懑的心态可以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来描述,那么,凭什么,一场不足两小时的演讲,就能松开人们心灵的捆绑,使在苦毒和伤痛中挣扎的人们立下饶恕的心志?柯恩德究竟用了什么魔法,或特殊的演讲技巧,冲垮了人们心灵深处的防线?其实不然,他的言语朴实、恳切,根本没有多余的修饰,若不是他有着对上帝荣耀和人类灵魂最深切的关注,若不是他的信息来自上帝并带着上帝赋予的能量,他的演讲断不能直捣人的心扉,带出生命的改变。他的信息好比冬日的太阳,温暖的大光照进我们冰冷幽暗的心灵,使人无从逃避,也不愿逃避。于是,在那一刻,每一个生命内核都真实地被上帝触摸,每一个生命都愿意为上帝而活。然而,作为《完全饶恕》的译者,我深知,限于时间,他在演讲中只用了这本书中的极小一部分。那么,如果一本书中极小的篇幅都能激起人们心志的更新,整本书的丰富将是多么令人期待呢?
《完全饶恕》进入我的生命是两年前的事。那时,我在一个非常得建造的团契中,我们五位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姐妹(瑞士、荷兰、加拿大和中国),因着对神的共同渴慕一起灵修、祷告已有很长一段时间。当我们渴望信仰生命进深的时候,由于彼此间的了解、灵里的亲近和敞开,我们发现,不同的文化和个体的我们竟然有着相同的暗区:深深的伤痛以及弯弯曲曲的饶恕之路。面对横亘在灵命成长中的共同问题,神适时地把柯恩德这本经典著述赐给我们。于是,在接下来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我们与该书为伴,深度研读、回应神透过它传达的饶恕信息。属灵长辈柯恩德带着我们,走过了一段奇妙的释放、医治、立志和续约之旅,向着神的大光,我们逐渐走出了樊篱和阴霾,走上了一条通往自由的路。如果,文化、个体迥异的我们能在一年的时间里不厌其烦地咀嚼这本书中的信息,能不断地透过它与神相亲,生命被点亮、修复、更新,那么,这会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你的痛苦有多深呢?你能做到的饶恕有几分呢?
柯恩德曾这样体恤地对会众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所受的伤痛很大,是在座的前五、前三,甚至是第一,我——相——信——你。”“但是,”他转而像严父般语重心长地正言道,“你仍然必须完全饶恕。”
对于那件曾经给他造成极大伤害的事件,柯恩德从来是三缄其口,尽管他明知,“如果我讲出来,定能赢取你的心。”他的沉默,是对完全饶恕的真正践行,是对神的顺服和荣耀,是对施害者名誉的保护。我不由得自问,那么我呢?
保罗在《罗马书》7章18节谈到自己内里没有良善,柯恩德说:“那也是我。”保罗在提摩太前书>1章15节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柯恩德则说,“这在当时或许是真的, 而现在那个罪魁肯定是我。”我被他的坦诚和谦卑慑服。那么,我又是什么呢?
柯恩德说饶恕是终生的承诺,活多久就得做多久。为了远离论断,他坚持每天重温《路加福音》6章37节“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反复用主的话语敦促自己。那么我呢?我深知自己的软弱,而天父比我更了解我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圣灵催逼着我翻译这本书,因为他知道我需要比别人更多的提醒和功课。
柯恩德的书和他宝贵的友谊,代表着神对我无限的爱,在我个人生命最黑暗的时期抓牢了我,没有让我顺着惯性跌入谷底,自行毁灭。纵然生命中我曾经抓得最紧并视为最有价值的某些东西已经荡然无存,神的约却立定在天;虽然我的内心除了苦痛还是苦痛,而且作为基督徒,“应当饶恕”与无以复加的痛苦交替开战,反省与挣扎把我的心撕裂出更大的窟窿,我还是要感谢信实的神,因为他的恩典实在大过任何灾难,他的祝福更是从偶像破碎之处倾泻进来。神透过柯恩德的书和他本人,日益修复着我,帮助我认识到了很多过去模糊不清的概念和界限,重新界定了饶恕的外延内涵,从而使我看见神的真正心意。正如柯恩德所说,痛苦越大,恩膏也就越大。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总会在为读者签名时附上《罗马书》8章28节的缘故吧!(“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让我们爱神、信靠神,把残缺伤痛的过去都交给他去处理吧,终有一天面对神奇妙的作为,我们会禁不住说:“哦,原来,那些我们先前遭受的痛苦,都是为了我们的益处,也变成了我们的益处啊!”
《以赛亚书》38章17节说:“看哪,我受大苦,本是为我得平安;你因爱我的灵魂(或译“生命”)便救我脱离败坏的坑,因为你将我一切的罪扔在你的背后。”这句经文恰如其分地道出了我的破碎以及神对我的解救。感谢神,赐下一位饶恕大使,和一本改变生命的好书。
在本书的翻译及出版过程中,我要感谢亚红和晓丹的鼎力推荐,特别感谢庆棠及其青橄榄公司对本书出版的负担和信心,感谢朱丽文的台湾版译文(我在翻译过程中参照和借鉴了其译本)。感谢你们帮助我为神做工,让我深得祝福。
柯恩德说,这是他作品中最具心灵医治潜力的一本书。亲爱的读者,正如柯恩德为他的每一位读者恳切祈祷一样,我也祈祷,你遇见这本书乃是上帝的旨意,愿你从他美好的礼物中得着祝福!


刘可洲
于美国普洛威顿斯


“完全饶恕者”感言

作为一名医生,我在病人身上看到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苦毒、憎恨和不饶恕。这些困扰使他们难以恢复身心健康。针对这些问题,这本书提供了特别实用的信息,因此我把它推荐给很多病人。这是我读过的有关饶恕的最佳著作,我极力推荐给每一位读者。
——“drken47”马里兰州布伊市
我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失望和迷茫的眼泪取代了一切言语。遭到无情的背叛,我伤心透了,也非常迷乱。我耷拉着脑袋,深深陷入到绝望无助之中。渐渐地,自怜演变成伤痛和苦毒,让我无力逃避。柯恩德弟兄的《完全饶恕》这本书出现得真是及时。它给我的不是可供哭泣的臂弯,而是一块可以依靠的岩石。一个又一个的教诲,把我从自怜和不饶恕中救出,带我进入真理的无穷奥妙之中。这些真理临到我后,就驻扎在我心里,不再离去。《完全饶恕》并非是一本关于饶恕的傻瓜使用手册,对我而言,它搭建了一个理解神话语的平台,赐给我超自然的饶恕恩典,把我的悲伤转变成完全的饶恕。
——T. B.
在我读过的所有关于饶恕的书籍中,这是把饶恕的原理阐述得最好、最清楚的一本。它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把它借给我的朋友,他把书中的原则付诸实践后,他的家庭很快就得到了修复。柯恩德,谢谢你写了这本书。
——弗雷泽•迈克里德 法国戴内尼费
这本书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柯恩德向世界贡献了一部令人称奇的佳作。你会发现,催生这部作品的正是作者个人的饶恕之旅。该书例举了大量切合人们需要的教导,教导我们什么是对饶恕的误解,什么是真正属神的饶恕。这本书没有将饶恕的方法复杂化,而是深入浅出地运用圣经的真理,向我们解释选择饶恕的重要性,帮助我们去饶恕那些伤害过我们和我们至爱之人的冒犯者。感谢朋友向我推荐了这本书,我被深深祝福了。
——威廉•鲍威尔 乔治亚州本尼堡
我们都受过伤害或伤害过别人,然而神的恩典和爱胜过一切。这本书从实际出发,一步步引导你,把你从各种负面的捆绑中释放出来,使你跟神、他人以及自己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好。我会珍藏这本书,因为它改变了我的生命,带给我难以想象的自由。
——宾州雄鹿县D. higgins \\\\\\\\\\\\\\\"ktmdirtchick\\\\\\\\\\\\\\\"
非常感谢柯恩德博士活出了完全的饶恕的生命,并写出了《完全饶恕》这本书。我知道自己必须读你的书。结婚十六年后,我妻子和本地的一个牧师有了婚外情,她让我退出。我带着这本书离开了,我知道我需要它。
这本书所展现的属灵生命的活力带给我极大的挑战,使我无法忽视它所传递的信息。我深知面前只有一种选择——必须完全饶恕他们及自己。这样的经历实在美好。我开始踏上新的旅途,去审视和解决自身的问题。我改变自己能改变的,而把不能改变的——比如他们的心态——交在神的手里。我这样做的时候,身上的千斤重担被挪走了。
我反复饶恕他们。在生命中我拒绝给撒旦以立锥之地,利用我的愤怒来利用我。我把荣耀归给神,因为在我伤害发生之前,他就已经预备了我的心,因此当事情爆发时,我已经牢牢地被握在了他的手中。
——S.G.
《完全饶恕》这本书在“饶恕自我”方面带给我强烈的震撼。在陈伤旧痛中苦苦挣扎多年的我,现在终于意识到,不饶恕自己其实是骄傲和自以为义的另一种表现,它们才是我无法从剧痛中解脱的真正原因。对我来讲,放手过去并把内心的伤痛交给神,是自己得平安以及真诚饶恕他人的开始。走过饶恕自己的幽谷,我们才能抵达神的怜悯之山。
——M.S.


前 言
“柯恩德,你必须完全饶恕他们。你若不完全饶恕他们,就会活在捆绑中。放了他们,你也必得释放。”
我一生中从来没有人那样对我说话。虽然我当时颇感意外,然而我必须承认,罗马尼亚友人约斯夫•茨恩(Josif Tson) 对我说的那番话,是我生命中能听到的最为重要的忠告之一。正如《箴言》27章6节所说,“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
2000年6月5日,伦敦的《每日快报》 (Daily Express) 刊登了一篇文章:“你能学会饶恕吗?”文章开始就这样声明:“心怀怨恨会阻止你进步,甚至摧毁你的健康。”(注1)文章作者苏珊•培普(Susan Pape)曾采访过利兹大学 (Leeds University)的肯哈特博士(Dr. Ken Hart)。肯哈特博士开办了“世界第一个饶恕课程”——一个为帮助人们饶恕仇敌、放下怨恨而专门设计的研讨会。参加这个研讨会的学员中有遭抛弃的丈夫、入室抢劫的受害者以及被欺辱之人等。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愤怒、苦毒,且试图报复。
据我所知,这并不是一个基督教的课程。然而很明显,人们正不知不觉地运用圣经里的原则。这表明,世界正在开始认识到饶恕的价值。遗憾的是,不少基督徒对此的认识可能落伍了,在过去的许多时候,我自己就不曾饶恕人。
在应对饶恕这件事 上,我们很多人都有过被逼无奈的体验。我很清晰地记得自己所遭遇的创痛,虽然我曾发誓决不重述旧事,但请容我还是简单提一下:那可能是我此生受到过的绝无仅有的严重伤害。那个伤害强加给我,使我的生活严重受创, 影响到我的家庭、侍奉以及自尊等各个层面。我有时就像约伯在《约伯记》3章26节中哀嚎的那样:“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静,也不得安息,却有患难来到。”又像大卫在《诗篇》143篇7节中的祈祷:“耶和华啊,求你速速应允我!我心神耗尽。不要向我掩面,免得我像那些下坑的人一样。”那些令我陷入如此困境的人,可能对我的痛苦经历浑然不知,我也求神让他们永远不必知道。
虽然惭愧但我还得坦承,约斯夫•茨恩给我那番忠告时,我已经做了伦敦威斯敏斯特教会(Westminster Chapel)的牧师。身为主任牧师,我本不应需要这样的劝诫,那些新约中最明显和最基本的教导,不该由别人来告诉基督福音教会的成熟牧者,对吧?但事实上,在服侍主耶稣基督的同时,我怀揣深重的伤痛和苦毒,这几乎令我无法履行我的职责。要承认这点真的很尴尬,但我仍愿与你分享,原因有二:一是想告诉你,尽管我有怒气并且自怜,神却给了我极大的恩典;其次,是为了鼓励你踏上饶恕他人的坦途。
令人不解的是,在好友劝诫我之前,我虽然心里不肯饶恕,但从没有这样不安。如果你提醒我耶稣的吩咐“要彼此相爱”,(《约翰福音》13:35)或是他在主祷文中的祈求“免我们的债, 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马太福音》6:12)我或许会回答:“我当然知道那些教诲。”我认为既然无人是完美的,且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犯罪,只是多少而已,我心中的那点苦毒不见得就比他人的过犯糟糕。我甚至还觉得上帝全然了解和同情我那特殊的境遇,换言之,我是在为我的态度和行为进行合理的辩解。

他体恤关爱,却严肃认真地责备我,而且不允许我逃避责任。

幸好圣灵怜悯我,在那一天透过约斯夫向我说了那番话。起初我很生气,感觉有如遭到了前后夹击。但那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关键时刻,它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再也不是那个旧我了。
坦白地讲,我当时之所以向约斯夫诉苦,其实是想从一个我极尊敬的人那里获得同情,并且我深信这个人会站在我这一边。我期待他用手臂揽住我的肩头说:“柯恩德,你这么生气没有错!把你的苦水都倒出来吧。别再憋在心里了!”
但是我错了!他体恤关爱,却严肃认真地责备我,而且不允许我逃避责任。
在我经历前所未有的试炼时,约斯夫的那番话出现得非常及时。当时我不能跟周遭的朋友和家人诉说,但因他来自罗马尼亚且和我所处的困境没有任何牵连,我才能够向他和盘托出。
“就这些吗?”我讲完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这样问道。
“是的,就这些了。”我说。
接下来他用浓重的罗马尼亚口音,对我讲了那番非同寻常的话:“你必须完全饶恕他们。”
“我做不到。”我回答。
“你做得到,而且你必须这么做。”他坚持道。
因为不满意他的回应,我试图继续辩解:“我刚想起,还有呢,我忘了告诉你……”
“柯恩德,”他打断我,“你必须完全饶恕他们。放了他们, 你也必得释放。”
他要求我做的,是我一生中面临的最大难事。我在本书里所宣讲的饶恕原则,实在是口头上说起容易,要真正做到的确非常不简单。我再说一遍,他要求我去做的,可能是我一生中最艰巨的任务,但它同时又是我领受过的最了不起的任务。
就在我开始饶恕之际,一个意想不到的祝福悄悄临到:多年未曾再体验到的平安重又回到我的心中。那真是奇妙又美好,我先前竟然遗忘了这种感受。
神的平安曾在多年前一度降临在我心里,那是1955年10月31日,一个周一的早上,我正从田纳西州帕尔默市的教会开车出来。读过我《圣灵之敏锐》(《The Sensitivity of the Spirit》,2002年由Charisma House出版)的读者也许能记得那个故事。当时我还在读神学,正从实习的教会出来,赶回纳什维尔市的特维卡学院(Trevecca Nararene College in Nashville)。在行驶途中, 我清楚且强烈地感觉到主耶稣正坐在天父上帝的右边,为我代祷。我被前所未有的爱包围着,耶稣正全心全意地为我祷告。接下来,一个小时以后,我清楚听见耶稣对天父说:“他想要它。”我又听见父的声音回答说:“那就给他吧。”就在那一刹那,仿佛有一股火龙涌进了我的胸腔,就像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描述的“我感觉我的心被稀奇地暖和了”(注2),我感到一种难以置信的平安,实在无法用言语描述,耶稣的同在比我身边的任何人、事、物都更加真实。
那样奇妙的感受持续了好几个月 ,但它逐渐淡去,直至最终消失。如今同样的平安以及与主耶稣的亲密感又开始回到我的内心,这全是因为我愿意释放那些伤害我的人,饶恕他们,不再纠缠着他们的过犯不放。
但是,一旦我任凭自己去回想那些人的作为,我的里面又会躁动不安。我不禁自语:“这些人就这样脱罪而去,太不公平了!他们就这样逍遥法外,甚至不被曝光,不会有人知道发生的一切,这可不行!”这么一想,从主而来的甜蜜的平安就又离我而去了。
我开始注意到一个奇特的循环:当我允许完全饶恕的灵在我心中做主,那份平安就会回来;而当我沉溺于恶人必须绳之以法的愤恨之中,那份平安就会离我而去。
我必须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我究竟要选择平安还是苦毒?我不能两个都要,我必须做出选择。我开始明白如果我纵容自己不肯饶恕的心态,最后的输家就是我自己。我的苦毒伤害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心怀怨恨时,我们常常会一厢情愿地以为,只有我们心存报复,那些伤害我们的人才更有可能受到惩罚。我们害怕弃绝那样的想法,因为,假如我们不制订计划去伸张正义,正义怎么能被伸张呢?只有抓住那个罪恶不放才有可能惩治它,我们让自己相信而这件大事得由我们来跟进。
这其实是谎言——魔鬼的谎言。“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申冤,宁可深远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申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书》12:19)其实,当我们纠缠于受伤的往事,并臆想“他们”被惩治的种种情景时,我们只会伤害自己。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思和行为会令神的圣灵忧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内心会失去平安的原因。

我必须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我究竟选择平安还是苦毒?

于是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在生活中我们之所以让圣灵忧伤,就是心中酿造了苦毒。我这么说,是因为使徒保罗在告诫我们不要令圣灵忧伤之后,把“苦毒”列在了一切当除恶毒之榜首:

不要叫神的圣灵忧伤;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一切苦毒、怨恨、愤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
——《以弗所书》4:30-32

我的经历也告诉自己,内心失去平安的最快的方法就是允许苦毒进入心中。但事实上真不值得这样做!我决定选择内心的平安。但我发现这并不容易付诸行动,我必须每一天都做出承诺:饶恕那些伤害我的人,并且是完全地饶恕。为了保守内心的平安,我决定彻底放过他们, 不再纠结于以下的可能性:
*他们不会有被逮着或行径败露的一天
*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恶行
*他们会兴旺发达、尽享人间福气,就像从来没做过什么错事一样
我甚至进一步开始希望、祈求这些事真的能实现。我求神饶恕他们。但我每天都得持续这么做,才能保持我内心的平安。试过苦毒,也试过平安,我能告诉你:平安更宝贵,苦毒怨恨实在是得不偿失。
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鼓励每一个面对饶恕功课的人,要去真正饶恕,无论你受到的伤害有多深;我写此书,就是要帮助人们明白饶恕的真实缘由。许多读者的创痛经历远远大过我所遭遇的,但我仍深信:如果要超越创伤、继续前行,唯一的方法就是完全饶恕。我祈祷,就像当初约斯夫的忠告改变了我的人生一样,这本书也同样能改变你的生命。
我确信,今天,有关完全饶恕的主题或许比圣经中其他的教诲更符合时代的需要。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出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每次我以完全饶恕为主题讲道,都会引起极其强烈的反响。在我涉及的讲章或主题中,没有哪一个能像我分享的这个信息一样,直接与人们的心碰撞。如此热烈的反响告诉我,人们对这个信息的需求极大——甚至是基督徒。
其次,就是在我自己的教会,每当我回到饶恕这个主题上,就算几周前我刚宣讲过相同的信息,人们的反应也都像第一次听一样热烈。要除掉怨恨并实现彼此间的完全饶恕,这实在是一件难事。我有时甚至想,如果我每周的讲道都以饶恕为主题该多好!

试过苦毒,也试过平安,我能告诉你:平安更宝贵,苦毒怨恨实在是得不偿失。

第三,很明显,对我自己而言,过去心中藏匿的不肯饶恕从未真正困扰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不断问自己这个问题。我当然知道饶恕是耶稣的教诲,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强烈的愿望去饶恕他人?我为何会需要一个住在铁幕国家的朋友的责备和提醒呢?难道东欧的基督徒对饶恕的功课的理解要胜过西方基督徒?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强调这个信息?
我曾读过数以百计的清教徒和改革宗的讲道稿,却从不记得他们有过这样的教导:必须完全饶恕,否则就会令圣灵忧伤。虽然我自己的父母很敬虔,但我似乎也没有从他们那里领受过关于饶恕的明确教导。我也想不起有哪个辅导师把饶恕当成一种生活态度来强调。相反,我却记得曾被告知“别跟他们一般见识”“离他们远一点”、“对他们冷淡些”、“给他们点厉害瞧瞧”、“他们必将受到惩罚”等类似的建议。
第四,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对饶恕主题的深入教导已成为这个时代迫切的需要。最近某期《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就将“饶恕的要素” 几个大字醒目列在封面。该文作者加里•托马斯(Gary Thomas)指出,长期以来人们严重忽略有关饶恕方面的教导。他引证说,第一个强调这个主题的神学家是路易斯•史密德(Lewis Smedes),然而那已是1984年的事了!而自称“福音派天主教徒”的国际饶恕学会主席罗伯特•英瑞特教授(Robert Enright),也这么评论:在路易斯•史密德1984年出版《饶恕及遗忘》(Forgive and Forget)之前,“如果你收集所有关于人与人之间相互饶恕的神学著作(有别于神对人的饶恕),其数量之少,你只用一只手就可以把这些书拿起来。”如果事实真的这样,虽然我不能为自己的态度开脱,但至少可以帮助我解释为何在这方面如此无知和欠缺。
有人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圣经中如此明确的教义居然被束之高阁,数百年来缺乏相关教导。我们中的教会领袖们的确应好好忏悔,不仅因为我们没有去教导饶恕,更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在生活中活出饶恕。如若我们这些教会领袖不但着重类似的训导,而且又把饶恕视为我们的生活方式,那么基督教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分裂、创痛以及纷争。虽然这些争斗对立经常被描述为有关教义的真理捍卫战,但很多时候并经不起推敲。冠冕堂皇的外表之下藏匿着的,却是影响着我们所有人的古老的嫉妒、狭隘、猥琐的算计以及赤裸裸的人性。
第五,社会科学家已发现,饶恕能帮助受害者恢复情绪和身体的健康并促进人格的完整。就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格伦•哈姆登博士(Dr. Glen Hamden)去堪萨斯大学图书馆,在心理学要录中查找“饶恕”的词条,他竟然没有找到一条相关的研究资料。但这样的情况目前正在改变,美国前总统杰米•卡特、 图图总教主(Archbishop Desmond Tutu) 以及前宣教士伊丽莎白•艾略特(Elizabeth Elliot)共同发起了一个一千万美金的“饶恕研究运动”(Campaign for Forgiveness Research)。他们建立了非盈利机构来募捐,用以资助有关饶恕研究的提案。1998年,约翰•坦普尔顿基金会(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把研究奖金颁发给了二十九个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学者专家。他们最重要的一项研究发现:从饶恕中受益最多的,正是饶恕者本人。对这个结果你感到意外吗?
饶恕会给人带来心理和身体上的益处,但本书的重点并不是阐述关于心理学或社会学的研究成果,本书讲述的完全是有关圣经的教导。我们要谈的是,那些认真践行耶稣关于完全饶恕教导的人,将会得到什么样的属灵祝福。简单地说,这是一本关于如何领受更大恩膏的书。
要去饶恕那些严重伤害过我们的人,实在是一桩极难的事,尤其是在完全失去信任的情况下。米歇尔•纳尔逊(Michelle Nelson)曾分析过饶恕的不同等级和类型。她指出以下三种饶恕:
1. 有距离的饶恕——对施害者的负面情绪已减轻,但没有真正和解。
2. 有限度的饶恕——对施害者的负面情绪已减轻,彼此关系部分恢复,但是情感亲密度逐渐下降。
3. 全然的饶恕——对施害者的负面情绪完全消失,关系得以全面修复。

我选择“完全饶恕”一词,只因那是好友约斯夫在劝诫我时使用的表述。但本书也想表达,即或在关系不能得以修复的前提下,仍然可以做到“完全饶恕”。我们必须完完全全地饶恕那些不能与我们和好的人。

从饶恕中受益最多的,正是饶恕者本人。

就算没有和解,仍然可以做到完全的饶恕。甚至可以用这一原则饶恕已过世的人。完全的饶恕必须发自内心,当我们这样做时,无论彼此间的关系能否彻底恢复,平安就会临到。重要的是,圣灵能够按其本来面目安然地住在我们里面,并不因我们而忧伤。圣灵照他本来的样子运行在我里面的程度,正是我效仿耶稣、遵行其教诲的程度。

第一章 什么是完全饶恕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路加福音》23:34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当你开始阅读这本书时,你或许会想,你简直没有可能饶恕你那不忠的丈夫或妻子;你或许觉得,你完全没法饶恕虐待过你的父母;你或许感到,你压根不能去饶恕别人对你儿子或女儿的伤害。我们怎么可能饶恕那个利用职位谋取私利的教会牧者?我们怎么可能饶恕那个欺骗我们或造谣中伤我们的人,又或者那个竟然相信了流言飞语的人?我们可能遭遇到的伤害或冒犯是数不胜数的。暂且不提那些令人发指的强奸犯、虐童者、杀人犯等,我们身边就有薄情寡义的亲戚和反目成仇的朋友。

饶恕伤害过我们至爱的人
我收到过一封令人心酸的信,写信的夫妇几年前曾听过我关于完全饶恕的演讲。他们在信中细述了女婿如何伤害他们的女儿和几个外孙,故事十分悲惨。他们问我,“难道你还是要我们完全饶恕他吗?”我无法轻松地去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必须告诉他们正确的答案:是的,他们必须学着去饶恕。一想到他们经历的痛楚,我的心就为他们而痛,而唯一能使他们从创痛中得自由和释放的途径,就是完全饶恕。
我也曾收到过其他很多信件,它们所描述的伤害涵盖了不忠、乱伦、强暴、诈骗和诽谤等。这一切都令我反复思考我要在本书中宣讲的内容。当人们或他们所爱的人被伤害时,他们都经历了实实在在的痛楚。通常来说,更难饶恕的是那些伤害过你至爱的人,特别是伤害过你孩子的人。我个人的体验是,相对于去饶恕伤害我子女的人,饶恕冒犯我的人会容易很多。
这就像彭柯丽(Corrie ten Boom)必须饶恕那个残害她妹妹贝丝的纳粹狱警一样,内心要经历多少的挣扎!二战时,彭柯丽和妹妹因保护在荷兰的犹太人,一同被投进了纳粹监狱。她亲眼看见狱警对她妹妹残酷施刑,令其致死。许多年后,彭柯丽坐在一间教会的讲台上,正要向会众讲道,却突然发现这个狱警竟坐在听众席中。她的内心激烈斗争,绝望地向神祷告,求神给她的心里注入耶稣的爱。神成全了她,令她顺利完成了讲道,但其后的饶恕功课成为她更大的挑战。聚会结束后,面对那个滔滔不绝讲述神饶恕大恩的狱警,她禁不住去猜想他究竟有几分悔意,内心不住地争战:难道就这么轻易饶恕他吗?
虽然我认为,相比直接加给我们所爱之人的伤害,我们似乎更容易饶恕那些对我们个人的伤害;但是,其实要饶恕直接伤害我们的人仍然非常困难,尤其是当冒犯者一点悔意也没有的时候。如果他们能披麻蒙灰地表明其悔过自新的意愿,我们的饶恕就会容易许多。
但是别忘了,在耶稣受难的时候,十架下面那么多围观的人没有哪一个人真有悔意。如果你能把耶稣的受难事件称做“审判”的话,那个“审判”里完全没有公正、公义可言。那些要求处死他的人们,脸上洋溢着邪恶乖张的激奋之情,“他们又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马可福音》15:13)。更有甚者,“从那里经过的人辱骂他,摇着头,说:‘咳!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马可福音》15:29-30)。他们又讥诮他,“以色列的王基督,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见,就信了!”(《马可福音》15:32)。
耶稣的反应是什么呢?“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 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这也当是我们的反应。
耶稣或许可以说:“我饶恕你们。”但这样的言语可能被误解和虚掷,就像把他宝贝的珍珠丢在不识货的猪前一样(见《马太福音》7:6)。耶稣没有那样说,却是恳求天父饶恕他们,这是一个更高的境界。求天父赦免他们,表明耶稣不仅自己已经饶恕了那些伤害他的人、免去了他们的罪,而且还求天父不要因他们的罪惩罚或还击他们。这不是一个敷衍的祷告,耶稣是当真的,并且这个祷告荣耀地蒙神应允了!彼得在五旬节传讲神国之道后,有三千听众悔改归主,其中就有那些助长了邪恶、致使耶稣被钉十架的人(见《使徒行传》2:14-41)。

完全饶恕的最大证据
完全饶恕的最大证据就是:我们诚恳地祈求天父赦免、释放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他们甚至不仅伤害了我们,还伤害了我们的至爱。
在20世纪80年代威斯敏斯特教会最困难的时期,我不得不直面现实的考验。我想起了约斯夫对我说过的话,开始勉强为某些人祷告,求神饶恕他们。然而,我只是照他的告诫去做了,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

完全饶恕的最大证据就是:我们诚恳地祈求天父赦免、释放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
——他们甚至不仅伤害了我们,还伤害了我们的至爱。

但是,我祷告后不久,仿佛听见主在问我:“你知道你正在求我做什么吗?”
我以为自己能回答他的问题,于是说:“我知道啊。”
他接着问我,“你是在求我释放他们,就好像他们没做过任何错事一样,是吗?”
那句话令我顿时清醒!我感到自己需要花点时间再仔细想想。但是,就在我思想主话语的时候,他令我想起了自己许多的过犯罪孽,竟都一一被他赦免。我开始担忧,怕主会揭发或透露一些我的不光彩往事。
于是我谦卑地祷告:“是的,主,我求你饶恕他们。”
主又问道:“你真的愿意我祝福他们,并使他们兴旺发达吗?”
我再一次感到需要一点时间来做决定。接下来主好像又对我说,“柯恩德,能不能这样,你希望我怎样饶恕和祝福他们,我也照此对待你,行吗?”
至此,我已被逼至角落,我彻底降服了。我开始真心诚意地祷告,求神赦免他们并祝福他们,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冒犯过我一样。但是我真的不敢说当时的祷告特别敬虔或无私。
不久以前,有一个电视系列节目,专门讲述基督徒饶恕他人的故事。制片人本人并不是基督徒,但他被那些故事深深打动了。他说,就算他对教会的讲道抱着可听可不听的态度,但是却无法忽视这些故事带给他的感动。他知道“他们的生命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一个人愿意饶恕伤害过他的人并期望与之和好,这实在是太“违背人性本能”了。因此对不信主的人来讲,没有什么比饶恕的见证更能赢得人心。
其实,这正是新约传讲的信息:“这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的身上,并且将这和好的道理托付了我们。”(《哥林多后书》5:19)“唯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
有一次,我在法国南部向一群传教士宣讲这一真理,当时我住在一个曾是穆斯林的传教士家里。他生命的改变和悔改归主让我惊叹不已。他告诉我,他住在马达加斯加时,一些英国士兵带领他信了主。但我真正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赢得了他的心、使他归向了基督?
“他们用了什么论点?”我问道,“什么样的道理说服了你从伊斯兰教转向基督信仰?”

真正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无法用人性本能解读的生命的改变。

他回答说:“关键不在于他们说了什么,而在于他们是怎样的人。”
他的陈述着实给了我一个挑战。它让我明白,我们试图想要用超一流的论点或卓越的布道技巧赢取人心,都不过是愚蠢的想象。真正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无法用人性本能解读的生命的改变。

饶恕的动机中也有合乎人性的一面
前面提到的那位电视节目制作人,把饶恕者和饶恕对象之间的和好称做“违背人性本能”,这并不完全正确。其实,饶恕的动机中也常有符合人性的一面,因为耶稣正是呼吁我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用以唤起我们的注意力:“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马太福音》7:1)不论断他人的一个自私的动机,就是不愿被别人论断。
如果一个人的最大愿望是得到更多的恩膏,那么,当他清楚自己所得恩膏的多少与他饶恕他人的程度相关联时,他就会有更强烈的动力去饶恕。我就是一个想得到更多恩膏的人。当约斯夫开导我“你必须彻底饶恕他们”时,如果你能看到我内心的深处,你或许会发现,我的顺从是因为我希望从神那儿得到更多的祝福。因此当某人试着去饶恕时,并非完全“违背人性本能”。
某个周日,在一场敬拜中,我不期然地撞见了那个曾严重伤害过我孩子的人。我注意到他的时候正是我要上台讲道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彭柯丽当年在听众席中瞥见狱警时的感受。那一瞬间,主似乎在对我说:“你说你希望这个教会复兴,但如果强大复兴的开始将取决于你是否完全饶恕眼前的这个人,你会怎么处理呢?”
我感觉糟透了,感到自己很自私,也很无奈。我必须当下就做出决定:我是否真的希望教会复兴。此时,对我来说,我必须要做一个重要的抉择——报复那个伤害过我孩子的人,还是接受圣灵的祝福。我最终选择了后者,但我的做法仍然有符合人性和情理的一面。因为我清楚意识到,当周围所有信众都在殷切祈盼教会复兴时,我决不能因个人的原因耽延这个祝福的降临。
至今我心里仍然会为此事挣扎,不过我想我大概已经完全饶恕了他吧!我已请求主祝福他、释放他,但过程并不容易。完全饶恕某人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愿意和他共度佳期、把酒言欢,而是每当想起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们心里不再有苦毒和怨恨。

我们的使命是饶恕
关于饶恕,神在他的话语中赐给我们一项使命:

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
——《以弗所书》4:32

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歌罗西书》3:13


完全饶恕某人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愿意和他共度佳期、把酒言欢,
却意味着每当想起他的言行我们心里不再泛起苦毒和怨恨。

主是如何饶恕我的呢?绝不含糊,毫无任何附加条件。我众多的罪孽,都被他一笔勾销了,甚至不会有人知道我曾经做过什么。“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诗篇》103:12)因此,我也不应该要求别人因他们冒犯我而受惩罚。我不应怀恨,也不当透露他们的所作所为,甚至在最好的朋友面前,也应绝口不提他们的过犯。
你也许会反问:“但你不是和约斯夫讲了一切吗?”的确是这样。而且我真高兴我那么做了!但是我当时那样做并非心怀恶念,也没有想过去诽谤任何人。诚然,我的态度也有不足——我去寻求同情,却被对方怜悯地纠正了。没有约斯夫的正面劝导,真不知道我何时忍不住会爆发出来。我只能感谢神,是他赶在我毁掉自己和我的事工之前,及时派遣了这个智慧的人来指点我。
大卫肯定也有过类似的感受。在他真正成为大卫王之前若干年,当他还处在“明日之星”的准备期,他差点报复曾拒绝向他施以援助的拿八,而且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去报复。但在关键时刻,神派了亚比该来唤醒冲动的大卫。

大卫对亚比该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为他近日使你来迎接我。你和你的见识也当称赞:因为你今日阻拦我亲手报仇,流人的血。我指着阻止我加害于你的耶和华以色列永生的神起誓,你若不速速来迎接我,到明日早晨,凡属拿八的男丁必定不留一个。”
——《撒母耳记上》25:32-34

如果你实在憋不住,需要倾谈,那么,请你谨慎选择一位守口如瓶的人,而且就选一位。 我希望你选中的朋友,能像约斯夫对我一样,也绝对忠诚于你。

何时应当诉说不平?
“那么我们也该饶恕强奸犯吗?”你或许会这样问,“虐童癖呢?难道不该举报给执法部门吗?”
一个人在举报某项罪行的同时又能做到完全饶恕吗?绝对可以。完全饶恕的含义,并非是对继续危害他人的人置之不理。使徒保罗曾命令哥林多教会逐出淫乱的人,不然整间教会将被破坏(《哥林多前书》5:5)。强奸犯理应遭逮捕,虐童者必须被举报,不然的话,他们会继续作恶,造成更大的破坏。
我本书主要针对的不是刑事罪,也不是困扰教会的丑行。毕竟,我们多数人并不会天天遇到那些情况。这里重点针对的,是发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冒犯或伤害。那些事看似不大,却令许多基督徒苦苦挣扎,甚至引诱我们去蓄积怨恨乃至思想报复。

完全饶恕的含义,并非对继续危害他人的人置之不理。

我们希望惩处强奸犯,也希望把虐童者关进监狱。应当承认,我们之所以想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对社会造成危害,或者是因为他们伤害了我们自己或我们所爱的人。这两种心态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差。事件的直接受害者往往处于一种特殊的困惑中,不容易判别自己到底是主要出于哪种心态。因为,当我们自身遭到冒犯时,可能已经丧失客观公立的立场,不适合去摘除别人眼中的刺(《马太福音》7:5)。但是,当一个强暴案的受害者必须出庭作证,与此同时,他还得饶恕那个强奸犯,这对他来说得有多难啊!

完全饶恕不是……
在继续深入之前,请允许我先阐明完全饶恕不等同于什么,然后我们再讨论它的真正内涵。
1.完全饶恕不等同于赞同对方的错误言行
神从来没有赞同过我们的罪,他憎恶罪。在伊甸园中,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犯了罪,惹神发怒被逐出乐园,然而他仍然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创世纪》3:21)。远在那个时候,这一怜悯的行为就表现了神的饶恕。那件皮衣,象征着即将到来的救赎主为我们的流血牺牲。
在新约中,耶稣饶恕那个犯奸淫的妇女,但他并没有赞同她的行为,他告诫她,“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翰福音》8:11)。
由此可见,神在圣经时代不赞同罪,如今也一样。对于神的公义和饶恕,我们必须保持一种健康的敬畏:“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诗篇》130:4)
正如神饶恕人但不赞同人的罪一样,我们也必须明白,饶恕他人并非暗指赞同他们的恶行。我们应当饶恕我们所不赞同的,因为神正是那样对待我们每个人的。
2.完全饶恕不等同于替对方的错误言行找借口
我们不可以帮人掩盖罪。我们不可指着某些情节,企图为肇事者的行为找借口。“每个人都值得理解”,这句话虽有一定道理,但正如克莱德•纳拉莫尔博士(Dr. Clyde Narramore)所说,它并非在为错误行为找借口。

正如神饶恕人但不赞同人的罪一样,我们也必须明白,
饶恕他人并非暗指赞同他们的恶行。

当年摩西带领以色列民穿过沙漠向应许之地前进时,他因他们一再的埋怨而恼火。最终,当他带着这个问题向主求告时,神给他了一项“新的交换条件”。神对他的回应大意是:“你要带领这么多人,他们还不听你的。他们简直是愚顽之极,又不肯受教。我决定把他们从地上消灭了,然后再重新给你一个新的族裔。”(《民数记》14:11-12)摩西拒绝了神的方案并为他的百姓代祷。他在代祷中,没有为百姓的行为辩护,而是呼求神怜悯他们:“求你照你的大慈爱,赦免这百姓的罪孽,好像你从埃及到如今,常赦免他们一样。”(《民数记》14:19)于是神饶恕了他们。
3.完全饶恕不等同于把对方的错误言行正当化
“正当化”的意思是“使其变成对的或正当的”。《牛津英语词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这样解释这个词:“表明(某个人、某段话或某种行为等)是正确的、正当的或合理的。”邪恶就是邪恶,我们绝不可以将其正当化。神绝不会把某样邪恶的东西称为“正确的”,而且他也不允许我们这么做。
在摩西为以色列人的代祷中,他丝毫没有将他们的行为正当化的意思。他只是向 神指出,如果神灭绝了他自己的选民,神的大能和美名就不能在埃及人中被高举。神要求我们去饶恕他人,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把错误的言行看做是正确的。
4.完全饶恕不等同于免除对方错误言行应承担的法律刑责
免除刑责,是法律上的一种和解协议,即不再让违法者承担其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如罚金或服刑。因此,我们不能让有罪的强奸犯免于惩罚,因为他需要向社会承担他所犯的罪责,并且当保护民众不再受到侵害。
我认识一位女士,她曾被一个中东男子施暴。案发时,她并不知道对方的国籍 ,她获知实情是在他被捕之后,而在此期间她成了基督徒。警察要她在审讯那个男子时作证,她被得知那名男子可能因此被遣送回国,而这意味着他有可能被判死刑——这是他自己国家对强奸罪的法律惩罚。
这位女士向我征询意见,我建议她出庭作证。她认为既然已经饶恕了他,就不必让他缠上这个官司;但她如果不出庭作证,他极可能再伤害他人。最后当她站上证人席时,心里全然没有苦毒,她只是平静地描述了事情的经过。作证的结果是,那名男子被遣送回了他的国家。我们无从知道他被引渡后的结果,但他可能面对的惩罚跟受害人对他的饶恕已经毫无关联。
5.完全饶恕不等同于与对方和好如初
饶恕与和好并不总是同一回事,关系的恢复需要当事双方的参与。你饶恕的那人并不一定愿意见你或跟你说话,或者对方在冒犯你之后已经去世了,再有就是,你也不见得想和你饶恕的对象再维持亲密的关系。
所谓和好或和解,是指双方在争吵后回到原先的友好状况。当丈夫和妻子完全饶恕对方时,通常意味着和好,但也不总是这样。你也许已经没有了苦毒和惩罚对方的愿望,但是,你也并不一定十分强烈地希望回到从前的关系。如果你的配偶背叛你,而外遇的对象正好是你最好的朋友,无论你的饶恕是多么的真诚,你的婚姻和友谊也许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
受伤一方即使不跟伤害自己的人恢复关系也照样可以饶恕对方。如果关系能够回到从前,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但这是不能强求的,有些事情永远不会回到从前了。关系的恢复需要当事双方的共同努力,而且双方都必须有充分的意愿。
关系的恢复需要当事双方的共同努力。
正如《哥林多后书》5章19节告诉我们,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但是我们仍然替基督求人们“与神和好”(《哥林多后书》5:20)。我们为什么必须这样做呢?因为,只有当事双方都愿意,才会实现真的和好。
6.完全饶恕不等同于逃避受伤的真相
人们通常在不自觉的情况下,会去否认曾发生过冒犯,或压抑自己的情绪(把我们内心的真实感受强压下去)。有些人,出于各种原因,会活在逃避中;也就是说,他们拒绝承认或不愿面对现实。有时要面对那些事实的确很痛苦,而逃避似乎是一条简易的出路。
然而,压抑情绪不利于心理健康。我们通常并不是自愿这么做,因为,在有些情况下,创伤太大,我们的意识对此难以应对。但是要记住,压抑并不能令创伤消失,就算痛楚被暂时抑制下去,它也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冒出来,常常导致身体出现高血压、神经紧张、急躁易怒,甚至心脏病等症状。
许多受虐儿童都会努力不去想受虐事件。他们的心里完全不能接受父母、信赖的朋友或亲戚能做出那样的事,于是受害者通常就活在逃避中。许多惨遭强暴的女性也有类似的心理状态。
要想完全饶恕,勿需压抑自己不去想整个受伤事件。真正的饶恕,只有在直面事实真相之后才能做到。也就是说,当我们能够承认“这个人的确对我做了那事或说了那话”的时候,我们才能去完全饶恕。
7.完全饶恕不等同于无视罪恶和伤害的存在
有些人,特别是那些有着“过于一丝不苟是非观的人”(一些清教徒这么称他们),认为饶恕就是要带着决心、有意识地对所犯的罪视而不见。他们觉得一旦要饶恕,就得无视或忽视那个伤害,他们还真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宽恕某项悖逆神的罪孽。
下决心视而不见与压抑情绪又有区别。视而不见是清醒的选择,假装某项罪未曾发生;而人们通常是不自觉和不自愿地去压抑情绪。
二者都是不正确的,都会对心理造成破坏。当我们跟自己玩这些文字游戏的时候,就拖延了承担饶恕责任的时机。试想,某个人在学习饶恕这个功课,却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总有一天,他的情绪会爆发,他也会变成中伤他人的人。这都是因为,他并没有真实地面对和处理伤害事件带给他的内心痛楚。
保罗说爱是“不计算人家的恶”(《哥林多前书》13:5),但他并非在说你必须对那些恶视而不见啊。真正对错误行径的饶恕,不是建立在假装未曾发生的基础上。上述经文中有个希腊词logizomai,意即“估计或归罪于”。保罗基本上是在说“爱不会保存恶”,也就是说,别人对我们的恶行不应进入我们“大脑的电脑”,被我们日后拿出来再算计。但如确有其恶,尤其是冲着你而来的,那么你否认不了的。事实上,在这句里被译做“恶”的希腊字是kakon,意味“邪恶”。因为是邪恶,它就必被指认,我们不能视而不见。假装它未曾发生,并不是完全饶恕的真实含义。
有时,如果伤害我们的人权高位重或许还享有“敬虔”的盛名,我们可能会对自己说:“我没有看见,我没有听见,这事不可能发生过;因此,它就是没有发生过。”但事实是,有时我们最敬仰的人也可能做出最伤害我们的事,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毫无价值的。
8.完全饶恕不等同于抹去痛苦记忆
当有人说我们必须“饶恕和遗忘”时,我明白他在讲什么。他们以为真诚的饶恕,就是从脑海里抹去对事件的记忆。我们通常不可能忘记生命中有意义的事,不管它带来的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意义
书籍目录  
致谢
中文版序:完全饶恕,通向更大恩典的唯一途径
推荐序一:全世界不可错过的宝书
推荐序二 :不饶恕就不可能有未来
译者序:一位饶恕大使和一本改变生命的好书
“完全饶恕者”感言
前言
第一章 什么是完全饶恕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
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
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
《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
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
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
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第二章 完全饶恕的检验标准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
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
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
《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
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
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
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第三章 主祷文与饶恕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
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
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
《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
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
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
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第四章 谁是审判的神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
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
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
《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
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
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
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第五章 我们何时有资格评断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
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
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
《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
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
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
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第六章 遗忘和饶恕的艺术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
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
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
《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
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
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
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第七章 完全饶恕的法则
人们常问我:“在你众多的著作中
这就像逼我回答众多子女中我最爱谁一样
我对他们每一个的爱都是一样的
《完全饶恕》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书
读者也遍布世界各地
它将被译成中国人民的语言
并在中国大陆出版。
结语
注释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2010-04-21 07:52
  《神的形象》:早了三十年的Hybrid  
2010-04-16 10:44
  恩典,恩典 by Lily Ma  
2010-03-06 16:04
  作者的背後  
2011-11-22 09:38
  教育孩子其实也是自己新生命的成长  
2009-11-23 11:58
  告别专家时代----《跳过墙垣》  
商品评价 极佳 较好 一般 较差 极差 *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关于我们 About Us 购物流程 Helps 常见问题 Problems 帮助中心 Helps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友情链接 Friendly Link 缺货登记

2004-2009 © Copyright 上海天梯书屋有限公司,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徐汇店 电话:(86-2164180833   地址:上海市清真路25号  邮编:200032

  虹口店 电话:(86-2163573577   地址:上海市塘沽路387 邮编:200080

沪ICP备05004992号-1